写在前面的话

其实,这个贴子我在这里用马甲发过的,现在经过一些整理、修改和补充,用本尊再发一次。我小时候生活在赣南的一个偏僻矿山,后来在北京,因此这些事主要发生在这两个地方,尤其是赣南的矿山。说是我“经历”的,其实并不确切。这里面有我自己经历的,也有身边亲朋经历或耳闻的。

我们知道,一旦出现某个古怪惊悚的事,比如凶杀、事故、灵异等,在官方的版本之外,总会出现一些民间传说的版本。比如不久前的周克华大侠,官方的说法是击毙的是周本人,但网上就有各种说法,比较有名的说法是,被打死的其实不是周大侠,而是长沙某警察。官方版本一般比较简单、刻板,民间版本往往更有传奇性,更加生动有趣。民间版本与官方版本的差异性,往往还反映了某些深刻的社会问题。我这个贴子里,大部分就是某个真实事件的民间传说版本,同时,我也添加了一些无关宏旨的细节,以增加讲叙的生动和完整。主体真实,细节虚构,民间传说,是这个贴子坚持的几项原则,也是它的特色。因此,我认为这个贴子应该归类到“经历”,而非“故事”,更不是“小说”。

贴子里的各个事件,时间跨度从上世纪四、五十年代,一直到最近。但大部分发生在上世纪的文革前后,地点是偏僻的矿山。这个时间和空间,可能对大家都比较陌生。我写这个贴子的目的,是希望透过怪力乱神的表象,能看到人性、历史和社会,而不仅仅是追求一种恐怖刺激。

闲话说完了,下面就开始,呵呵。

一、不祥的小矮人

故事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末。当时是一个很热的夏天,刚吃完晚饭,我母亲还在忙乎着收拾打扫,我父亲搬了一把椅子在门口乘凉。那时没有空调,连电扇都没有。屋里热,大伙吃完晚饭,都是抄把椅子,泡壶茶,坐在屋门口乘凉聊天。这在那时候,就是很惬意的享受了。好在住的都是平房,也方便。

我父亲拉了一个接线板,插上一盏电灯,一边乘凉,一边看书。大抵是《红楼梦》或《三国演义》之类,那时也只有这类书了。看了一会书,他觉得不远处有人,抬眼看见离他十多米,有一个小矮人朝我家走来。夜色下看不清楚是谁,父亲以为是谁家孩子来找我玩的,也没在意,瞄了一眼,就低头继续看他的书了。不大一会,有人拍他的肩膀。回头一看,原来是他的一个朋友来串门来了。这人是矿上的矿工,1米85以上的大高个,说话声音洪亮,力气大,在矿上小有名气。

于是,我父亲就跟他一边乘凉,一边喝茶,一边神聊起来。其中他提到连续两夜都做了个怪梦。就是明明他是睡在家里的,却感觉自己是睡在红花岭的那个房子里,他脑子很清醒,就是手脚不能动。这种情况,就是普通的“鬼压床”,本来也没什么的。不过,红花岭的那个房子,却是全矿有名的邪地。那里原来是医院,后来废弃了。什么时候废弃的我不知道,反正自我记事起,那里就剩下几间空房子,外表白森森的,看着就渗人。有几间房顶已经没了,剩四堵白墙,有几间还完好。这些房子自然没人敢住,但为什么不拆掉呢,我到现在也不明白。还有我更不明白的是,为什么要把医院设在那个地方。名叫红花岭,其实是在一个山坳里,阴森森、孤零零的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离最近的人烟都有一里多地,更严重的是,那里根本不通公路,仅一条土路相通。你见过不通公路的医院吗?又不是野战医院,我不知道这样的医院怎么能抢救病人,不过,那里确实曾经是医院,这点千真万确。

自我小时候起,就听说那里闹鬼,全矿传得神乎其神。不少人都说亲耳听到过那些空房子里晚上有说话声,而流传最广最恐怖的故事是,说有人晚上路过那里,看见两个穿白衣服的人,抬着一口棺材,从房子里出来,沿小路往山上去了。这也难怪,毕竟矿山死人的事太多了,传些鬼故事也属自然。别看现在矿难厉害,其实那时候更厉害,只是没有电视没有互联网,没人知道而已。而且,矿山还有一种职业病,现在叫硅肺病,那时叫矽肺病,是不治之症。得这病的多了去了,病人不断咯血,慢慢就折磨死了。

我父亲的这位朋友,是典型的猛男,人高马大,身体壮实如牛,根本不信邪,聊到他做的这些梦,全没当回事,只当作是消遣的谈资。就这样,两人天南海北、家长里短地神侃了一阵,那人告辞,回家睡觉去了。

第二天下午四点多的时候,矿上传来不好的消息,说出了事故,死了一个人。大家都很紧张,到处打听死的是谁,不久就证实了死者的姓名,就是我爸的这位朋友。原来,带班的工头派他到地面上来取什么东西,于是他就坐罐笼升井。所谓罐笼,类似于电梯,只不过是工业上用的,可以装人或装物。当他快升到地面时,罐笼突然失控,直接摔到了井底。井的深度有近二百米,笔直的,井底全是坚硬的岩石。就相当于从60层高的楼上跳下去一样,甚至还要严重,你想想看人得摔成什么样子。当大伙把他从井底抬出来的时候,都被眼前的恐怖惊呆了。原来他的两条腿并没有骨折,而是直接耸进了胸腔,留在外面的,只剩下一小截小腿了。我父亲就想到了前一天晚上看见的小矮人,认为这个小矮人其实就是他。因为通往我家的那条路只到我家为止,我家是最后一家,如果是孩子,那个向我家走来的孩子到哪里去了呢?不过还好,我们家以后也没发生什么异常,他死后,他自己家里也没听说有什么异常的事发生。

在这里顺便说一句,我爸的这位朋友是湖南人。上世纪50年代初,某后来的大人物H在他们县当县委书记,因他是土改积极分子,与H认识,据说关系还不错。H要调他去县里工作,他因为没文化,没有去。没想到后来H成了中国顶天的大人物,他如果当时去了,命运就完全不同了,至少不会死于他乡的一场矿山事故。也许,命运真的是天注定的。

这个故事就到此为止,下面讲另一个。

周易取名 - 麦田的世界 - 骗局网

从文网:www.congwe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