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、艳遇背后的红衣男孩

讲了这么多山区的事,下面换个环境,来讲讲帝都北京的打工一族,这个可能大伙更熟悉一些,时间也比较近,应该就是前几年的事。是一个搞设计的朋友讲的。那次一帮驴友去京郊游玩,晚上住在一家“农家乐”,大家坐在院子里聊天、唱歌,一直到深夜,后来不知谁提议开始讲鬼故事。于时大家就轮番开讲。很多人讲的,要么太短太老套,要么太荒诞,一看就是编的。只有这位搞设计的哥们讲的,可信度最高,他自己也说“丫骗你们是孙子。”所以我就选了他这个故事来讲讲。

这哥们姓陈,就叫他小陈吧。小陈毕业后在北京漂着,先找了家设计公司,后来辞职自己在家里接活。最近他接了一单比较大的活,雇主公司在东边,经常要上公司去沟通,而他住在北边,有点远。再加上现在的房子租金有点贵,就想在东边找个小点便宜点的房子。于是他便在网上搜索房源,看到东边X小区有个房子要出租,感觉比较合适。电话打过去,对方接电话的是个MM,姓许。他问了一下房子的情况,许MM告诉他,她也是租户,因为工作原因无法再租了,受房东委托,寻找新的租户。双方就约定了一个看房的时间。

作者:lizi提交日期:2013-04-0620:09

小陈如约而至。房子是两个MM合租的,都是学校刚毕业的小文员的样子,年龄可能比小陈还要小些。许MM介绍说,她单位新出了个规定,可以负担员工一部分租房租金,但要求所有员工集中住在离单位不远的某个小区,因此要从这里搬走。她们搬进来才一个多星期,房东不太乐意退钱,而是希望她们找个新的租户接手。然后许MM又热情地介绍了房子的各个设施,电视、冰箱、洗衣机、热水器等等,又介绍周边的环境,超市、邮局、银行、交通路线等等,又介绍物业的情况,房东的情况。她说得很细,看得出,她很开朗健谈,也确实希望房子尽快有人接手。与这个地段同样的房子比较,小陈感觉这房子确实不贵,就是稍嫌狭小了些。他东西多,把东西摆满后,就有些挤了,因此心里在犹豫,甚至在打退堂鼓,对许MM的热情介绍表现得有些敷衍,许MM自然也感觉出来了。最后,大家互留了电话,许MM希望小陈决定了尽快告诉她,她好联系房东。

作者:lizi提交日期:2013-04-0620:30

小陈回来后,又找了其他几个房子,准备去看。第二天晚上,快11点的时候,手机响了,一看,许MM来的。小陈皱了下眉头,心想这个点给一面之交的人打电话,真没礼貌。当然,还是把电话拿起来了。

“请问是陈哥吗?”许MM的声音带着醉意,看来喝了不少酒。

小陈:“对,是我。”

许MM突然撒起娇来:“哎呀,陈哥,想死我了。我是小方啊,方XX,想起来了吧。你怎么一个星期也不电话我啊?身边美女太多了吧。”

小陈的大脑断电了几秒钟,随后反应过来,她一定是把人搞混了,谁叫自己的姓是个大姓呢。

小陈:“我说美女呀,你搞错人了吧。”

许MM的声音带着哀怨:“陈哥,你不会这样把我甩了吧,上周六我俩还在XX大酒店开房来着。”

小陈明白了,原来这个看似淑女的女孩,私底下却很滥交,而且还用化名,说不定是在做高级小姐呢。不禁感叹,现在的女生真是开放啊。又一想,我靠,这不是天赐良机吗,我何不趁机将她搞上手,这个MM还是有几分姿色的嘛。

小陈嘻皮笑脸地:“嘿嘿,我的许美女啊,我是陈哥,不过不是带你开房的大款陈哥,是昨天找你租房的穷鬼陈哥呀。”

这回许MM明白过来了:“哎呀,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啊,是我搞混了。”

小陈:“嘿嘿,放心吧美女,反正你男朋友在上海,我是不会对别人说的,一定替你保密。”昨天聊完房子,闲聊时,她曾提到男朋友在上海读研。

许MM带着哭腔:“陈哥啊,我一个女孩子在北京打拼多难呀,所以,有时堕落也是一种解脱。”

小陈马上附和:“是啊是啊,我们是同病相怜。今晚上这个阴差阳错的电话,证明我们是有缘分的。”

两人聊了两个多小时,先是越说越暧昧,后来是越说越直白。最后两人约定做情人,不谈婚姻不谈钱。

摞下电话,把个小陈高兴坏了,心想运气真特么好,租个房子,还附带送个美女。

 

想到即将来临的性福生活,小陈很兴奋,直到凌晨才睡着。一觉起来,已经是上午十点了。自然,那几家房也用不着看了。给许MM打了个电话,说了些“昨晚睡得好吗”之类的废话,然后问什么时候能跟房东签合同。许MM说,今天是周日,大家都方便,就今天吧,我马上联系房东。又说你中午过来吃饭吧,我们好好聊聊。最后还说了一句,合租的MM今天出去了,这句话很是意味深长啊。小陈心想,我靠,今天就有戏。赶紧准备了一下,屁颠屁颠就过去了。路上走了一个多小时,到X小区,电话许MM,她已经在小区旁边的一家餐馆等着了。两人边吃边聊,因为有了昨晚的基础,说话就没了顾忌,很快两人直奔主题,从闲聊变成谈情,又从谈情变成谈性。最后MM表示,她那里与人合住不方便,以后有空就到陈哥这边来吧。说得小陈心里象开了一朵花似的。吃完饭,回到屋里,一关上门,小陈就忍不住动手动脚,男人嘛,总是这样。许MM也还配合,但不肯脱衣上床,说同住的MM随时可能回来,而且房东也很快就会过来。小陈心想,也是,还是先办正事吧,以后有的是机会。

不大一会,合租的MM和房东先后到了。房东是个30好几的中年人,挺厚道的样子。于是,大家便按步就班地办手续。看了房产证、身份证,签了合同,小陈把房租给房东,房东把许MM她们的房租退还给了她们。X小区是个青年小区,住户多是单身的年轻人,房子也是小户型,小陈这间是一个开间,租金才一千多,季付。小陈当然很高兴,除了房子稍有点挤,其他都很好。这个小区里相同户型相同大小的房子,都要2000以上,1000多很便宜了,季付的条件也不苛刻。最重要的,是赚了一个美女。看着一切都办妥了,许MM跟房东和小陈说,她们准备明天就搬家,小陈可以随时搬进来。

第二天晚上,许MM电话小陈说,她们已经搬走了,小陈于是决定马上搬过去。搬过去收拾停当,给许MM打了个电话,说已经搬过来了,你啥时过来玩啊?小陈当然希望尽快把她搞上床,但许MM推脱说,这几天单位太忙,过几天吧。小陈也没折,只好说,那好吧,等你有空再说。象多数自由职业者一样,小陈也是夜猫子,设计搞累了,就上上网。他经常上X小区的业主论坛。新到一个地方,总想尽快熟悉环境。比如周边哪家饭馆的菜好,哪里便宜,以及一些便民电话,送水的,搞家政卫生的,诸如此类,这些不起眼又不可或缺的生活小事,都可以在业主论坛上找到。他也看到了几个臭骂物业的贴子,说小区治安不好,物业管理混乱等,举了好多事例。、也难怪,这个小区年轻人多,人员流动性又大。搬过来两三天后的一天晚上,已经是深夜两三点了,他还在忙活,这时,突然听到有人敲门。敲门声不紧不慢的,很有节奏。小陈心里一紧,心想,会是谁呢。许MM?不太可能,她怎么会这么晚来,来之前也不打招呼。该不会是歹徒想入室抢劫吧?他想起了业主论坛上那些说治安不好的贴子。他当然不会轻易开门,只是高声喊道:“谁啊”。连喊了几声,外面没人答应,但门还在敲。他在心里骂了句“傻逼”,就不再理会。敲门声持续了有四五分钟,就消失了。

作者:lizi提交日期:2013-04-0621:49

第二天,小陈去小区的便利店买一些生活用品。售货员大婶瞟了一眼他买的东西,说了一句“你新来的吧。”小陈忙说“对,前几天才搬过来。”于是跟这位大婶攀谈起来。大婶对小陈的问题是有问必答,话挺多,大概是想显摆她是老户吧。“网上有业主说,咱这块的治安不太好。”有了昨晚的事,小陈显得对治安比较关心。“是出过几回事,其实也没啥大事,平时还是不错的。”听大婶这么说,小陈就把昨晚听见敲门声的事说了,大婶不以为然“嗨,人走错了呗。你一大小伙,咋一惊一乍的。”“走错了?不走错也不带这么晚串门的吧。”小陈有些不服气。大婶指着对面那幢楼的橱窗“咋没有呢,看见没,足疗,按摩,24小时上门,咱这住的,都是年轻人,单身汉,宅男宅女,野猫子,深更半夜叫小姐的,叫夜宵的,多了去了。”被大婶这一顿教训,小陈心想,是啊,食色性也,半夜性趣来了叫个小姐,饿了订点夜宵,这事自己也没少干啊。小区这么大,口音这么杂,人的智商也不一样,听错了门号,敲错了门也属正常,是自己想多了。于是一叠声地对大婶说“对对,您说得对。”就告辞了。

小陈回到屋里,一会房东打来电话,先是叮嘱用电要注意安全,房间要注意卫生,出门要记得锁门等等,后又特意问了一句:晚上睡觉会不会很吵?因为房子临街,来往汽车很多,小陈也就没往别的方面想。这天晚上,小陈睡得早了些。刚合上眼,还没怎么睡着,又听见一阵敲门声,节奏跟昨天一模一样。醒来后,一看表,晚上两点多。小陈这回心里更发毛了。问了几句“谁啊”,没人回答,于是走到门口,通过观察孔往外看。令他意想不到的是,门口竟然站着一小孩,七八岁的样子。小陈心里觉得有些灵异了,你想,谁家的小孩会这么晚出来啊。小陈更不敢开门了。就算不灵异,以小孩作诱饵的抢劫案也不少。一开门,万一两边窜出几个彪形大汉,拿刀逼问银行密码什么的,那也是非常不妙的。敲门声又持续了四五分钟,然后消失了。小陈跟许MM自然还是每天热线,但他没把这件事跟她说,怕吓得她不敢来了,也怕被她鄙视,男子汉大丈夫这么胆小多疑,MM一般是不喜欢的。

第三天的晚上,小陈早就有心理准备。果然,深夜两点多的时候,又传来了敲门声。小陈也不问“谁啊”了,蹑手蹑脚走到门口,从观察孔悄悄往外看,还是那个小孩。这回小陈注意到,小孩穿的是红色的羽绒服。而当时已经是夏天了,大家都穿衬衫。这似乎更证实了这小孩不是一个活人。小陈看了不大一会,就听见楼道里传来了脚步声,不一会又听到有人扯着破嗓门唱歌,然后马上又听到掏钥匙开门的声音。小陈知道,这是与他同一楼层的那个二逼哥们回来了。这哥们也不知是干嘛的,每天晚上三更半夜才回来,一出电梯就在楼道里开唱,也不管别人在睡觉,更主要的是,这丫唱得要多难听有多难听。因为这哥们是个二逼青年,小陈几次在楼道和电梯里见着,都没搭理他。现在小陈一听见这哥们在楼道里,像遇见救星似的,胆一下子就壮了,猛地把门拉开,大吼一声“嘿!”。结果哪有什么小孩,楼道里就那哥们正在开门呢。他这一吼把那哥们吓一跳。他看来是跟朋友喝夜酒回来,有点醉熏熏的。两只红眼瞪着小陈“哥们你干嘛呢”,拉开架势想打架。小陈连忙给他解释,问他刚才是不是看到楼道里有个小孩。那哥们瞪着眼说“哪有什么小孩啊,别扯蛋。”小陈就把这几天晚上的事跟他说了,并问他知不知道自己这间房子以前发生过什么。那哥们很不耐烦地说,他什么也不知道。

作者:lizi提交日期:2013-04-0623:25

小陈本想赖在那哥们屋里等天亮,无奈那哥们对自己太不友好,况且以前见面连头都没点过。因此只好回到自己屋里,因为害怕,把所有的灯都打开了,台灯,厕所的灯,等等。又把电视开到最大声。睡不着,又没心思干活,便在业主论坛上转悠,想看看以前有没有与这事有关的贴子。结果翻到5个月前的一个热贴《西门发生车祸,一小孩被撞飞》,跟贴的人很多,还有人上传了用手机拍的现场照片,照片中,死亡小孩的脸看不清楚,但衣服,我靠,正是这件红色羽绒服!还有人在跟贴中说,这是某号楼某层一业主家的孩子。小陈一看,我靠,这不就是我现在住的楼层吗。虽然没明确说是谁家的孩子,但一个楼层就这么几户,已经很清楚了,刚才小陈看见的这个红衣小孩,就是房东家的孩子。

作者:lizi提交日期:2013-04-0623:33

好不容易捱到天亮,小陈一早就给房东打电话,要求退房。房东问什么原因,小陈就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。房东说你这不是理由,闹鬼,闹什么鬼啊,我这从来没闹过鬼,死活不肯退还租金。小陈没折,就打电话咨询律师,说我能不能跟他打官司。律师听了后说,闹鬼的理由法庭是肯定不会采信的,房东也没有义务要把以前家人的死亡情况告诉房客,何况小孩还不是死在房间里。除非是房间发生过凶杀案,房东才有义务告知房客。这样一说,小陈也泄气了,只好再来与房东商量,软磨硬泡,威胁带哀求,最后房东终于同意退回一半钱。小陈立马另找了一房子,搬了过去。他实在没时间耗下去了,急需把活做完,要是不能如期交活,这损失就大了。现在,他一切都明白了。因为闹鬼,许MM要退房,房东拒退租金,要求她们找一接手者。正好小陈来看房,但小陈有点嫌房子太小,比较犹豫,被许MM看出来了。许MM急着把房子转手,因此,故意在“错误”的时间打了一个“错误”的电话,不惜牺牲色相把小陈拉住,自己成功实现胜利大逃亡。想到这里,他拨通了许MM的电话。

小陈:“美女,我退房了。”

许MM:“啊,为什么?”

小陈:“原因么,你懂的。”

许MM:“呵呵,因为那个小孩?”

小陈:“对!”

许MM:“陈哥啊,不是我要害你,那个死鬼房东死活不退我们钱啊。几千块钱对你不算什么,可对我们刚参加工作的小文员来说,没有它就活不下去啊。”

小陈:“呵呵,理解,我们以后还是朋友。”

这个故事就到此为止,下面讲另一个。

周易取名 - 麦田的世界 - 骗局网

从文网:www.congwe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