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一、上吊的纸人

上世纪70年代前期,文革还没有结束,但闹腾得不那么厉害了。那时,文化娱乐活动很少,全国只有几部电影,翻来复去地放,连小说也只有几本,当然更没有电视之类的了。特别是冬天,最快乐的时光也就是几个邻居串串门,一起围在火盆边,一边烤火,一天扯蛋,讲一些海阔天空、稀奇古怪的事。

好在那时候的政治气候,已经不象文革高潮那样严酷了,虽然郑福还在高调反封建迷信,但老百姓在家里讲讲,一般也没事。我现在要讲的这个故事,就是那时候在火盆边听来的。它应该是一件真事,我们矿里很多人知道,据说它就发生在我们隔壁的另一个矿。这个事讲的是一个初一年级的小男孩,他有一天跟两三个小伙伴,一起去挖冬笋。前面的故事里已经提到过,冬笋是可以挖的,而且是当年我们小孩们的一项重要山活,我自己就是一个挖冬笋的高手。

话说这个小孩,跟其他几个孩子,在山里挖冬笋,那天他们走得比较远,走到一个大山中了。到了山中的竹窝,也就是成片毛竹的地方,他们开始分头在地上找起冬笋来。找着找着,这个孩子猛然看见地上有两张十元的钞票。那个时候,十块钱是很多的了,一般一个学徒工一个月工资才十几块钱。要按购买力算,十块钱至少相当于现在四五百元。他看见这两张钱,便很快地捡起放进衣兜里,生怕其他伙伴看见了要求平分,所以就蒙不吱声地,装做什么也没发生,继续挖他的冬笋。一边挖冬笋,他一边在心里捉摸,心想奇怪啊,谁会把钱丢在大山里呢。那时候,一般人即使进城,也只要带十块钱就够了,上山干活,没有带钱的,因为没有必要,而且怕丢。不过,捡到钱总是好事,何况20块可是一笔大数额。挖完冬笋,他高高兴兴地回家,把钱交给了父母。

把钱给父母后,他就象平时一样地上学,星期天就上山挖笋,也没再掂记。过了一段时间,当他又与几个小伙伴一起去挖笋时,发生了一件怪事。他们走到山里,发现一棵大树上,有一个上吊的纸人。纸人是用硬纸板做的,就是我们平时见的白纸箱的那种纸板,通体白色,有半个人大小,是个男的,还用蜡笔画了张脸,鼻子、眉毛、眼睛、嘴巴都有,特别是,还做了一条红红的伸出的舌头。一根细线挂在他的脖子上,吊在斜伸出的树枝上,完全就是一个上吊的姿势。更令人惊奇的是,他的双脚上各吊了一块石头。因为石头的重力作用,他不会随风摆动,而是直直地吊在那里,活脱脱像一个吊死鬼一样。几个孩子围着这个上吊的纸人,有点害怕,又有点好奇,就在那议论开了。有的说可能是别人闹着玩的,有的说可能是用来害人的巫术,要咒死谁。大家围着纸人转了几圈,发现纸人身上没写字,也不知道是要咒谁。这时,这个捡到钱的初一的孩子,不知是因为看他吊在那里感到害怕,还是想在伙伴们面前显摆一把勇敢,反正是一把将纸人扯了下来,用脚踏了几脚,又用挖笋的锄头,将他砸了个稀巴烂。

作者:lizi提交日期:2013-04-0706:37

他砸那个东西的时候,边上就有同伴说不能砸,砸了要倒霉的。但他不听,有的孩子佩服他的大胆,也有的孩子在边上起哄、怂踊,大伙说笑一阵也就过去了。那次挖笋回到家后,一直很平静。他以后也上山干过活,再没有异常发生。就这样过了有两三个月时间,终于出现倒霉的事了。他们家四个孩子,只有父亲一人有工作,因此生活并不太好。那两张钱,他爸一直放在抽屉里没敢用,因为他爸觉得,那两张钱有些不对劲。至于哪里不对劲,谁也说不清楚,反正他爸觉得,那不像真钱。可是有一次,他们家不知办了件什么事,花钱比较多,所以那个月就入不敷出了。眼看还没到发工资的时候,月底却没钱了,又不好意思问别人借,他爸于是就想起那两张钱来。心想就算不是真钱,也不妨救下急,估计也不会被发现,因为它们表面看跟真钱一模一样。于是有一天在菜市场,趁着人多混乱,就把其中一张给花出去了。谁知第二天早上一上班,他爸就被保卫科的人给拘了起来,说他使用了假币,然后就派人到他们家来,把他们家的人全部拘留了,然后开始搜查,把另一张钱也给搜了出来。他们全家都很震惊,心想,使用假币按理说不致于这么严重啊,事情恐怕不是假币这么简单。

 

他们全家在拘起来后,审查了很长时间,最后才放出来。但他爸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,被单位开除了。至于那两张钱,后来才知道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当时两岸关系非常紧张,大陆喊“解放台湾”,台湾喊“反攻大陆”,双方经常派人到对方那里搞点特务活动,或者撒点传单什么的。那时候,台湾不但撒传单,还撒伪币,以干扰大陆的金融。传单和假钱都是用热气球飘过来的。一般人捡到这些东西,都不敢留,要么烧掉,要么上交,要么捡起来看一眼再扔掉。我就捡到过传单,内容是“反共义士驾机投奔自由世界”,上面的图片印得很精美,纸也非常好,防水的那种。

我当时也是在山里捡到的,看了一会就扔掉了。一般这些山里比较容易捡到,大概是因为人烟密集的地方早就被人捡光了吧,或者是郑福派人集中捡走了。毕竟对这些“反动透顶”的东西,他们不愿让人民看到,怕有人中毒,呵呵。这个孩子捡到的钱,正是台湾投过来的假钱,他们家没有销毁,没有上交,而是拿来用了,这问题就很严重了,就不是一般的使用伪币的问题,而是政治问题了。在审查的时候,他爸为了保护他,就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,说钱是他自己捡的。好在从他们家没有搜出其他东西来,比如传单之类,否则有可能被打成特务,那是要枪毙的。最后的结论是,他爸是“现行反革命”,开除公职,但没有坐牢,而是交给群众监督,开批斗会的时候拉去批斗。这样处理,在当时来说,已经算是轻的了。

那个年代,这些事是非常敏感的,谁都怕摊上。假钱也好,传单也好,都是烫手的东西,一般不敢存在家里。这些东西真要存到现在,就可以拍买了,呵呵。他们家也真够大胆的,有点贪小便宜,结果倒大霉了。被打成反革命,就是另类,谁也不敢跟他家来往,大伙都岐视他们。开会批斗,平时也受欺负。这个孩子在学校也是“黑五类”,同学都不跟他玩,经常合伙打他。最主要的是,他爸失去了工作,全家的生活就成了问题。那个年代,即使为了生活,很多东西也是不允许做的。比如做点小生意,开个小店什么的,都会当成资本主义尾巴割掉。对于反革命家庭来说,是会罪上加罪的。这样一限制,很多活路就都堵死了,全家陷入极度的贫困中。小孩学也不能上了,连吃饭都成问题了,而大家也不同情他们,反而经常要遭受白眼、辱骂。时间长了,这小孩心理上就有些扭曲,变得不正常了。经常是一个人发呆,整天不说话。

他大概在想,这一切是他造成的,如果他不捡那20块钱,就什么事也没有。而他又是家里最小的孩子,在家里极度贫困的时候,他成了家里的累赘。转眼又到了第二年冬天,他依旧去挖冬笋,而且现在没有同伴,只能一个人去了。一连好几天,他都是空手而归。家里问他,他一句话都不说。后来有一次,一直到天大黑了,他都没有回来。家里人去找了一晚上,没找到。第二天又去找,终于在那棵原来吊纸人的树上,找到了他。他已经吊死在那棵树上,令人震惊的是,那棵树的所有枝丫上,都吊满了白色的纸人,跟去年那个一模一样,都画了脸,脚上都吊着两个石头。原来,他这几天,名义上在挖冬笋,实际上一直在做纸人。

 

这个故事说不上灵异,也说不上恐怖,它其实是一个悲惨的故事,反映了时代的黑暗。说到底,并不是那个纸人给他家带来了厄运,而是时代给他家带来了厄运。至于这个孩子的自杀方式,可能是有样学样,毕竟他以前看到过这样一个上吊的纸人。这中间的因果关系,貌似不宜倒置。小孩没有留下遗书,但与有遗书的木匠相比(木匠下面要讲到),他自杀的原因不难猜到。至于他最后做那么多纸人,与他一起上吊,也许是为了诅咒那些给他家带来悲剧的人吧,或者干脆就是诅咒这个世界,又或者,他认为这是一种别样的美。与那些叠千纸鹤、和平鸽的孩子相比,这个做纸人的孩子,带给我们的震憾和思考,要多得多。

这个故事就到此为止了,下面讲另一个。

周易取名 - 麦田的世界 - 骗局网

从文网:www.congwe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