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三、办公室的鬼衣

再回到帝都北京,讲一讲上班族的事吧。这事发生在北京木樨地的一幢办公大楼里。几年前,LZ曾在这幢大楼里的一家公司上班。这事就发生在LZ的同事身上,LZ是听他说的,而且我也见证了这件事的一部分。

先说点题外话,说是题外话,其实也是相关的,呵呵。

LZ在那上班的那几年,每次从木樨地立交桥底下走过,总看到桥上的汽车飞驰在桥沿边上,感觉就要掉下来似的。因此,LZ每次都是快快地走过,生怕真有一天汽车掉下来,砸在我的头上。当然,实际一次也没掉下来。但LZ有一次做梦,却梦见好多汽车从桥上掉了下来,然后是大片的血……地点在北京,是不是木樨地,梦里不清楚。

后来跟一个朋友讲起,这个朋友自称对梦有研究,他竟然告诉我这是个好梦,呵呵。奇怪的是,LZ只在木樨地立交桥,才感觉到汽车要掉下来,在其他立交桥都没有这种感觉。

 

下面说正事。

我们办公室一共四个人,W姐,北京人,40多岁的中年妇女,是我们的头,平时人挺好,大概是更年期吧,有时脾气有些古怪。还有一个MM,大学刚毕业,有男朋友,在办公室一分钟都不愿多待,每次一下班,匆匆地就走了。剩下的就是我和那哥们了,事情就发生在那哥们身上。那哥们叫L。我们俩,都是北漂一族,单身汉。号称白领,实际上就是高级民工。为了省钱,我在西郊苹果园跟人合租一套破旧的两居,没空调,我也没买电脑,反正办公室可以蹭网。L的情况跟我很相似。因此,我俩总是以加班为名,经常赖在办公室过夜。一边享受空调,一边上网,或者看毛片,或者在QQ上泡MM。W姐也知道我们经常在办公室过夜,她也不爱管,睁只眼闭只眼。

那年中秋节前夕,上面要我们部门搬家。从八楼搬到三楼。我们是一个大系统,好几层楼都有我们一个系统的,三楼也是。我们四个人骂骂咧咧的,谁都不愿意搬家。搬家多折腾啊,又累,那些桌子柜子电脑资料什么的,多重啊!我们拖拖拉拉的,挨了好几天,后来上头催得紧了,说无论如何要在中秋节前搬。没办法,只好决定下周一搬。到了下周一,一早上班,那个MM突然提出老板要她交一个材料,要得很急,W姐只好说,你先把材料弄完我们再搬。这样一折腾就一上午过去了,于是吃了中饭才开始搬。

 

本来一天时间我们估计可以搬完的,这样只有半天,只把些急用的江西,比如电脑啊、办公桌啊之类的先搬了下去,还有一些东西留在八楼。打开三楼的门后,发现三楼办公室里原来就有些杂物,估计是搬走的人留下的,听他们中的一个人的意思,是这些东西不要了,随我们处置。把电脑和办公桌搬到三楼后,我们迫不急待地把线接好,名义上是为了赶活,实际上是想晚上在办公室上网。

那天晚上我有点事,就没在办公室过夜。L一个人在办公室赶活,实际上我知道,这哥们肯定半夜在里面上黄色网站,下毛片。第二天上班,我们继续忙活着搬家,又折腾了一天,终于把一切都收拾好了。算是完全搬到三楼新办公室了。到下班的时候,L很严肃地拍我的肩膀,说下班后咱俩去喝酒,有事要跟我讲。把我吓一大跳,心想什么事这么严重啊,回想起来,我既没欠他钱,也没泡他马子,平时关系挺不错的啊,至于这样吗。下班后我们到了一酒馆,找了个僻静的雅座。这时L跟我说,这新办公室有问题,不干净,于是他把昨天晚上经历的事,跟我从头到尾讲了一遍。

 

下面是L跟我讲的他昨天晚上的事:

他说,刚开始一切正常。他一边上网,一边听歌,很爽。到大约晚上十点左右,他去上厕所。回来的时候,正要掏钥匙开门,忽然听到里面好象有人说话。听不太清楚,象是一个女人在边说边哭。他并没太在意,因为他觉得是隔壁办公室有人。北京的房子多贵啊,刚工作的年轻人哪里买得起,就是租房,也是几人合租居多。所以很多人在办公室谈情说爱,甚至在办公室做爱。打情骂俏,或者吵架分手,声音大一点也是完全正常的。

他这样想着,就把门打开了。结果也没有任何异常。他于是继续上网。到晚上12点多的时候,他感到有些困了,一想到明天还要上班,就准备睡觉。办公室里有一张长沙发,平时我们就是当床用的,睡起来也还算舒服。他刚要睡,突然想起毛巾被忘了拿下来了,还在八楼呢。而且白天为了搬家,脱得只剩下一件衬衫了。外衣也在八楼。这时已经快到中秋了,半夜还是挺凉的。就这样睡肯定不行,睡不着,会感冒的。他于是就去八楼取毛巾被和外衣。物业为了省钱,晚上把电梯也停了,他只好一层一层往上爬。楼道里灯光昏暗,空荡荡的,有点怕人,不过也没发生什么。他一直爬到八楼老公办室门口,一摸口袋,才想起来,我靠,八楼的钥匙白天已经给W姐了。他只好垂头丧气地又一层层下楼。到四楼和三楼之间的楼梯的时候,他听到三楼楼道里好象有人走动。等走到三楼,又没见楼道里有人。这时他也没在意。因为可能其他办公室的人出来在楼道里散散步,又回屋去了。

 

到晚上两点多的时候,他实在困得不行,就躺在沙发上睡,可是天气太凉,根本睡不着。于是他开始翻箱倒柜地找起来,想看看哪个同事有被子或衣服。可是找遍了,也没找着。于是他开始找原来那些人留下的桌子和柜子。原来这办公室就有人办公,他们搬出我们搬进。他们也是我们同一系统的,上面的老大都是同一个。他们留下了一张桌子和一些箱子等杂物,估计是不要了,我们还没想好怎么处理呢。找呀找的,终于在那些人留下的一个办公桌的抽屉里,找到一件折叠好的女式秋衣,半大衣式的那种。他本来想穿在身上的,因为那样要暖和一些。后来一想,虽然没别人,但穿个女人的衣服太滑稽,就把它盖在身上,躺沙发上睡了。

睡得迷迷糊糊的,他感觉并没有完全睡着。这时,他突然感到有人一把将那件女式秋衣扯了下来。他一下惊醒了,一看,那件衣服已经扔出去四五米远,扔到了它原来那张桌子下面。如果是自然滑落,自然不可能这么远。他只能归因于自己睡觉不老实,睡着了,做梦时手还在乱动,乱扔东西。于是又把衣服捡了回来,继续盖身上睡觉。睡了一会,他恍惚看见一个女人向他走来,样子不很清楚。那个女人对他大喊“这是我的衣服”,一把就将衣服扯到地上。他一下吓醒了,一看衣服真在地上,这回他害怕了。一看表,快凌晨4点了。这个点,也没地方去啊。他只好打开QQ,希望找人聊天来缓解一下恐惧。

 

这时,他只好自己安慰自己:不就是梦见一个女人吗,何况隔壁还有人呢。打开QQ后,正好,有一个他经常泡的MM还在线,这么晚还在线,也是比较开放的那种MM。于是两人便打情骂俏地聊起来。很快,他便要求和MM视频。一方面是泡MM的需要,另一方面视频可以看见对方,这样就没那么害怕了。在他的软磨硬泡下,MM终于同意了。刚一视频,MM就夸张地惊呼起来:哇塞,你女朋友在身边,还敢跟我视频啊。他一听这话,就知道有问题。硬撑着回了一句:我哪有女朋友啊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这时那个MM回应道,不是你女朋友还会是谁,谁会半夜三更坐在你身边啊,难道是你找的小姐啊?然后说坐在他身边的女孩长什么样子,穿什么衣服。她所描述的衣服,正是那件女式秋装,所描述的样子,也很象他刚才梦见的那个女人。

听到视频里的MM这样一说,他顿时感到后背一阵发凉,头发全竖起来了。他仍下鼠标,疯了似的冲出了办公室,顺手把门砰地带上。他跑到隔壁,也不管不认识,对着隔壁办公室的门一阵猛敲。因为他一直认为隔壁是有人的。结果敲了好多下,也没人答应。他就一边往楼下跑,一边在楼道里大喊“有人吗”,连喊了几声,一个人也没有,整个楼道空荡荡的。按理说,听到有人这样喊,任何一个办公室如果有人,都会拉开门看一眼的,这只能说明整个三楼除了他实际上一个人也没有。他跑下楼,编了个理由叫门卫开了大门。直接冲到了大街上。那时只有凌晨4点多,天还没亮,他就在楼外的街头又冷又怕地死等。直到5点多天开始蒙蒙亮了,晨练的、扫大街的、早点摊子等,慢慢多起来了,才稍微好点,至少不怕了。

作者:lizi提交日期:2013-04-0800:06

虽然天亮了,但他不敢马上回去。一直在街头磨蹭到快9点了,估计大家都来上班了,他才回到办公室。果然大家都来了。他也没跟我们大家说起晚上的事。好象一切都没发生似的,我们开始正常上班。大概9点半左右,有人敲门,原来是刚搬出去的那个部门的人。他们来抬桌子,把剩下的那张桌子及其他一些杂物搬走了。他们搬东西的时候,我听到他们说话。好象是说某某很可怜,才工作没几年就车祸死了。他们说的那名字,我并不认识,但听起来象个女孩的名字。那张桌子和那些东西,应该就是她的。

 

L说的晚上的这些事,我并不能确认就是真的,但第二天上班那帮人来抬桌子以及他们的对话,我是亲眼看见的,亲耳听见的。L这么认真地请我喝酒,并一本正经地跟我讲这些,从他的这些举动来看,我相信,他那天晚上肯定是遇到了某些事情的,有没有这么夸张就难说了。这些事情我们没跟办公室的两位女士说,因为女人毕竟胆小,怕吓着她们。而且W姐有些神经质,又是头,我们怕对我们有不好的影响。反正从那以后,我们俩没人敢在办公室过夜了。即使是白天,一个人呆在那里,也有些渗人。可能是因为害怕,L不久就辞职走了。我也每次都卡着上班的点去,尽量不早去,怕一个人呆在里面。但卡着点去,路上稍一耽搁,就容易迟到。我因此迟到了好几次,W姐很不高兴,就开始挑我的剌。我觉得这样下去迟早会被开掉,也趁早主动跳槽了。

这个故事就到此为止,下面讲另一个。

周易取名 - 麦田的世界 - 骗局网

从文网:www.congwe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