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七、杀人的石头

我们那有座最高的山,就叫它云雾山吧。呵呵,在这里要说明一下,对于小地名,都用了假名,包括前面提到以及后面还要提到的那个红花岭。但假名与真名之间有关联,对那一带熟悉的人还是可以看出来的。云雾山上,有很多很大的石头,矿区嘛,石头多是可想而知的。大概是1970年吧,有一天,几个附近的农民去山上摘拮纽(我们那的一种野果子)。他们开始沿着山坡攀着树枝往上爬,爬到半山腰,临近一个山洞时,突然从山洞的方向滚下一块大石头来。这石头呈圆球状,大概有两个脸盆扣在一起这么大。由于山坡较陡,石头又圆,因此越滚越快,直冲他们而来。其中一人躲闪不及,石头猛地砸在他的大腿上,顿时大量的血直往外喷。这几个人吓坏了,其他人轮留背着受伤者,另派一人急忙报告我们矿里。

 

矿里马上派了救护车去,但那里交通不便,到最近的公路折腾了几个小时,那人命是保住了,但腿却被截肢了。那次事不久,又有几个附近的农民进山,忘了具体是做什么了。这次不在那个洞那里,而是在快到山顶的地方,那里有一块巨大的石头。几个农民爬到临近巨石时,突然一块大石头,从巨石的旁边滚了下来,又重重地砸在其中一人的大腿上,这次砸的部位更高,砸得更重,直接把大腿动脉砸断了。虽然我们矿进行了全力抢救,但那人终因失血过多,当天下半夜就死了。那人从山上抬出来的时候,我们一帮小孩还去围观,我还没见过这么多的血,整个担架全是血,好象有几寸厚的一层。我们知道,山上的大石头是很少自动滚下来的,现在短时间内连续两次出现大石头伤人的事,还死了一个人,大家都觉得很奇怪,因此就派人去现场勘查。

去现场勘查的人,也很怕那些大石头。大家都爬过山吧,或去过景点,你仰头看到山上累累的巨石,想着随时可能滚下来,把你撞成肉饼,会有什么感觉。于是,这帮人决定,先不上山,先问下附近的农民和我们矿的家属。这期间上山的,肯定不止受伤的那两拨人。那些没受伤的,在山上是不是也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事呢。一了解,只有两件事,算是有些奇怪。一件是,一村民在那个洞口附见的山里看见一条大蛇,有装菜的大碗那么粗。蛇在走时,两边的小树哗哗地摇晃,有点山摇地动的感觉。这人只看见了蛇的中间一截,头尾都被树林遮挡了。这一截走了好长时间,就象我们从门缝里看面前的火车开过一样。还有就是另一个村民反映,他看见一个砍柴的老头有些奇怪。这老头砍柴的地点不太对,到这么深这么高的山去砍柴,舍近求远,很不合理。另外砍柴的时间也不对。见到他时已经是傍晚时分,别人那时都是已经砍好了扛着往家走了,他却好象刚开始砍。更奇怪的,是这个老头始终背对着他,一直不说话,跟他打招呼也只“嗯嗯”两声。我们那有传说,蛇长得太大了就会成精,难不成那个洞里住着蛇精,把石头推了下来?又或者,这个奇怪的老头,不是正常的人类,是妖怪之类?

 

勘查的人听到那个老头,互相看了一眼,脸上显出异样的神色。然后他们就去察看那个山洞。由于怕滚下的石头,他们没有沿着陡坡向上爬,而是花了很长的时间,迂回地走了另一条平缓的路。到了洞口,他们看到,还有几块大石头排列在那里。这些石头都没有生根,用手一推,就会滚下来。这些石头,很可能是人为地被搬到这里来的,作为武器防止别人爬到洞口来。他们又查看了那块巨石。那块巨石比一间房子还大,在它的后面,有一块平地。同样的,巨石的旁边也有一些大石头,情形跟洞口一样,也应该是人为地搬到这里来的。在平地上,还有一些吃剩的野果子的残核,以及不远处的枯树叶堆里,还有人睡过的痕迹。毫无疑问,这里有人来过,大石头很可能是这个人推下去的。那么,这个人会是谁呢?

 

大家勘查了一下现场,就回去了。回去后向领导一汇报,大伙一分析,认为推石头的人和砍柴的老头,很可能是同一个人。原来,就在这几天,我们当地的镇郑福和矿领导接到上面来的一个秘密通辑令,通辑一个“反革命杀人教唆犯”,是一个老地主。大家就想,这个人是这个老地主的可能性很大,于是就向上面报告,上头就派了大批军警,在云雾山的所有路口布防,又派上好多人,上山进行地毯式搜索,最后也没找到人。

这个老地主究竟是怎么个情况呢。原来,我们那是江西、广东、湖南三省交界之地。这个老地主是湖南那边一个小村子的,离我们这里山路有200多里,公路有四五百里。这个小村子人不多,只有他们家一户是地主,而且是小地主,其实就是过得稍微好点的老农。文革的时候,其实文革以前也是这样,要斗地主,没办法,虽然是小地主,也只好拉出来,谁叫那里只有一户地主呢。这个老地主已经60多了,老婆早已死了,只有一个30多岁的儿子。因为成份不好,他儿子也没娶老婆,父子俩相依为命。他们家以前是地主,但现在是全村最穷的人,经常连饭都吃不上,还要隔三岔五地挨斗。每次挨斗时都要受人身污辱,比如戴纸高帽,挂黑牌,剃阴阳头,坐喷气式,腰弯得头都快触着地了,等等,而且,还要挨打,每次批斗都打得鼻青脸肿,遍体鳞伤的。终于有一天,老地主的儿子受不了了,准备报复。这天,老地主上山砍柴去了。他儿子悄悄磨了两把利斧,又买了些糖果,把村里贫下中农的小孩,全招来了。那时候很穷,小孩见有糖果吃哪有不来的。于是他把门反锁上,拿出两把利斧就开劈,把十几个小孩全劈死在屋里。然后拎着两把血斧头,大步向公安局走去自首,很有点视死如归的味道。老地主在砍柴回家的路上,遇到邻村的人谈起这事,吓得脸刷地白了,再也不敢回家,扔下柴担就跑山上去了。后来,郑福认为他儿子杀人,是他长期灌输反动思想所致,给他定了个“反革命杀人教唆犯”,到处通辑。由于是跨省,那个时候的通讯也不行,所以秘密通辑令到我们那里时,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了。

 

老地主后来还是抓住了,与他儿子一起枪毙的,法院出了布告。我看了,依稀记得罪名与通辑令一样,仍然是“反革命杀人教唆犯”。既然是“教唆犯”,就说明老地主没有承认他推石头砸死人的事,否则就是直接的杀人犯了,又或者他压根就没承认跑到我们那座山上来过,又或者,推石头的真的不是他。真相就不得而知了。所谓“教唆犯”,在今天看来,大有株连的味道,因为没有证据证明,是他要儿子杀人的。不过那个年代,没这么多道理可讲。说到这里,顺便提下“二王”。大概是1983年,辽宁出了两个很厉害的逃犯王氏兄弟。他们一路南下,杀了很多警察和平民。那年春天,我们那里接到上面通知,说根据情况,“二王”已经逃到我们那里了,要我们提高警惕。最后,果然在离我们不远的一个县的山里,被一个放牛的老农发现了,随后被大批武警包围,击毙在山上。这几年,报道了接二连三的杀童案,小学的,幼儿园的,都是失意人心情郁闷报复社会,但杀人的目标似乎搞错了,因此大家一致谴责。相比起来,老地主的儿子杀小孩,不管怎么说,也算是冤有头债有主,是报应。

(蛋在生前多白扯,肉于死后便红烧)

这个故事就到止为止,下面讲另一个。

周易取名 - 麦田的世界 - 骗局网

从文网:www.congwe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