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八、离奇的同学聚会

这个故事是一个江MM讲的,当年她在北京某个不大不小的公司做董事长助理。这个事离LZ有点远,所以真实性请大家自己判断。话说这位江MM的老板,也就是那个董事长,40多岁,20年前从某个三流大学的某理科专业毕业。同学毕业20周年了,想聚一下,董事长有钱,就把这事包揽了,想在同学们尤其是当年没追上的女同学面前显摆一下,告诉大伙,现在混得最好的就是他了。聚会的地点,就定在北京郊区的一个度假村,时间是那年的国庆长假。应该就是前几年,具体是哪一年,江MM似乎没说。本来董事长要一个人把费用全包了,同学们可能觉得有点伤自尊,最后商定每人象征性地出1000,剩下的由董事长包。董事长从手下员工中,选了几个漂亮MM和办事得力的小伙,让他们张罗这事,算国庆加班。江MM作为老板助理,自然是这拨人中的负责人。董事长这个专业,当年一个年级有两个班,60来号人,这两个班平时上课在一块,但没住在一块,一个住五楼,一个住四楼,其他活动也是各自独立的。不过,这两个班也都算同学,这次聚会,也就两个班的人一块邀请。

 

董事长给了江MM一份名单,包括这两个班60来号人,让她一一给发邀请。不知董事长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些人的联系方式,有的是电话,有的是邮箱,还有的是通信地址,毕竟这个岁数的人,不是每个人都经常用邮箱的,而且毕业这么多年了,平时联系也少,因此这些联系方式并不准确和完整。江MM联系起来

挺费劲的,有时找一个人要打N个电话,几经展转才能搞定。江MM提前一个月就着手联系,花了20多天时间,才基本联系完毕。大部分人同意来,少数因故来不了,还有几个一直没联系上。在联系的人当中,有一个唐XX,联系方式只有电子邮箱。当江MM给他发邀请邮件时,他很快就回复了。回复很简单:“会来,当晚下半夜到。”对这个时间,江MM脑子里闪过一丝疑惑,但也顾不上细想,毕竟要联系的人太多,于是就在“同意来”的名单上写上了唐XX的名字。

 

话说很快就到了聚会的日子,一切都还顺利,大伙陆陆续续地来了。唐XX跟一个原来关系较好的哥们分在一个屋住。房间都是标间,在分配房间时,自然是把关系较好的人安排在一起了。他可能确实是下半夜到的。跟他同屋的哥们睡得迷迷糊糊的,感觉他进来了,具体什么时间不知道。可能是睡得太晚,第二天上午唐XX一直在睡觉,中午也没跟大伙一块聚餐,只是找到江MM,把他那1000元的份子钱交了。中午吃完饭,有几个哥们喝得高兴,来到唐XX屋里聊天闹腾,后来又搓麻将。唐XX一直蒙着被子睡觉。这时有人坐他床边跟他聊天,想拉他起来搓麻,但他说身体不太舒服,就没起来。大伙搓了一下午麻将,要吃晚饭了,吃完晚饭全体同学有一个座谈,是这次聚会的一个高潮。一看晚饭时间都快过了,哥几个恋恋不舍地收了麻将,拉唐XX起来一块去。唐XX慢条斯理地起来,又是洗脸刷牙又是上厕所的,就叫哥几个先走。哥几个也怕饭吃太晚了座谈会迟到,就匆匆地先走了。到座谈会的时候,哥几个发现唐XX还没有来,就在那议论,说这小子怎么回事,都睡一天了,咋这么墨唧。这时,座谈会开始了,每个同学都谈了谈自己毕业以后的情况,工作啊,生活啊,等等。然后,董事长说,还有好几个同学因故来不了,咱们给他们打打电话吧,也让他们分享咱们聚会的快乐。大伙一致说好。于是就挨个给没来的同学打电话。打到其中一个同学时,这个同学说了一个难以置信的事,他说唐XX十几天以前去世了。

 

董事长听了,当然是非常震惊,说根本不可能,他还来参加聚会了呢。边说边环顾会场,找唐XX,没找着人。这时下午搓麻将的几个哥们也说绝对不可能,几个人都亲眼见到他了。这时又有一个男同学和一个女同学也说,唐XX还找他们聊天了。江MM也说唐XX还把份子钱给她了。可是,有一个同学站起来说,唐XX确实去世了,消息千真万确,他还打电话到唐的家里,向他夫人表示过慰问,他说这次来的人太多了,有些乱,所以他也没注意你们竟然会说唐XX也来了。这时,跟董事长通电话的外地同学也有些震惊,说他怎么可能来参加你们的聚会,一定是你们搞错了,我是离他最近的同学,他死后我还去参加了追悼会和遗体告别仪式。他是在厂里出事故死的,死得很惨,被一根十几吨的钢梁砸下来,脑袋都砸扁了,我亲眼看见遗体的。这样一说,全体同学都炸了锅,大家议论纷纷,说这事就奇怪了。然后大伙又问唐XX的同屋和那几个搓麻的哥们,说你们确认是他吗,没看错人?那几个哥们说,怎么可能,四年的同学,虽然20年没见了,也不可能看错啊,何况大伙还聊了一会。那个女同学和那个男同学也说,唐XX确实来找过他们,绝对不会错。这时,有人说,唐XX没来座谈会,会不会还在房间,咱们去瞧瞧吧。于是大伙跟着,打开房门,一拥而进,发现房间没人,唐XX已经不见了。

话说很快就到了聚会的日子,一切都还顺利,大伙陆陆续续地来了。唐XX跟一个原来关系较好的哥们分在一个屋住。房间都是标间,在分配房间时,自然是把关系较好的人安排在一起了。他可能确实是下半夜到的。跟他同屋的哥们睡得迷迷糊糊的,感觉他进来了,具体什么时间不知道。可能是睡得太晚,第二天上午唐XX一直在睡觉,中午也没跟大伙一块聚餐,只是找到江MM,把他那1000元的份子钱交了。

中午吃完饭,有几个哥们喝得高兴,来到唐XX屋里聊天闹腾,后来又搓麻将。唐XX一直蒙着被子睡觉。这时有人坐他床边跟他聊天,想拉他起来搓麻,但他说身体不太舒服,就没起来。大伙搓了一下午麻将,要吃晚饭了,吃完晚饭全体同学有一个座谈,是这次聚会的一个高潮。一看晚饭时间都快过了,哥几个恋恋不舍地收了麻将,拉唐XX起来一块去。唐XX慢条斯理地起来,又是洗脸刷牙又是上厕所的,就叫哥几个先走。哥几个也怕饭吃太晚了座谈会迟到,就匆匆地先走了。到座谈会的时候,哥几个发现唐XX还没有来,就在那议论,说这小子怎么回事,都睡一天了,咋这么墨唧。这时,座谈会开始了,每个同学都谈了谈自己毕业以后的情况,工作啊,生活啊,等等。然后,董事长说,还有好几个同学因故来不了,咱们给他们打打电话吧,也让他们分享咱们聚会的快乐。大伙一致说好。于是就挨个给没来的同学打电话。打到其中一个同学时,这个同学说了一个难以置信的事,他说唐XX十几天以前去世了。

大伙顿时全傻了。一看唐XX的床,卧具收拾得整整齐齐的,就不像睡过的样子。再看洗刷用具,也都整整齐齐地摆着,根本就没人动过。打麻将的哥几个就说了,说明明看见他在床上睡觉,在卫生间洗刷的啊。董事长毕竟是东道主,就跟大伙说,这事咱先别慌,现在事还没完全弄清楚,也许只是一场误会,如果人家没死,而是来聚会了,现在人不见了,那咱就得分头去找人。然后他就开始调查。自称聚会中见过唐XX的,有七八个人。那伙搓麻的哥们,另有一男一女两个同学,还有江MM。这么多人,不可能都是骗人的。但另一方面,也有好几个同学说,他们曾听说唐XX死了,但只是听说,聚会本来图个高兴,所以就没好意思跟别人说,万一传错了多难堪。但那个外地的同学说他参加了追悼会,亲眼看到了遗体,又有一个聚会的同学说他曾给唐的老婆打过电话。董事长于是亲自跑去宾馆前台问,结果发现前台没有登记唐XX入住和退房的信息,当然也没有发房卡。董事长又让江MM把唐XX给的份钱找出来。钱是用一个信封装着,上面写了他的名字。令人担心的事发生了,里面果然是冥币。这时,有人提出,不会是唐XX故意搞的恶作剧吧。大伙晚上都没心思睡觉了,也不敢睡,就一起在那个座谈的大会议室,议论了一个晚上。

 

好不容易等到第二天,董事长觉得唐XX家里的电话可能不可靠,就给他工作的那个厂里打电话,打到厂里总机,要接线员转厂办或厂长,但当时是“十一”,厂里已放假。于是董事长就问接线员,听说你们厂不久前出了一起事故,一位姓唐的工程师死了,是不是有这回事。接线员说,是发生过事故,死了人,但死者姓什么她不知道。毕竟,这是个大厂,小接线员可能不知道具体情况。于是董事长就说他是死者的同学,有重要事,要求转到厂长家里。后来好说歹说,接线员终于把电话转到了厂办主任家。一问,果然死者是唐XX,董事长顿时感到全身发冷。他于是把情况跟大伙说了,并征求大伙意见,问这个聚会还要不要继续。大伙一听是这么回事,都吓坏了,哪还有心思聚会,恨不得撤得越快越好。于是当天大伙就散了。这事本来就这么过去了。但没过多久,又传来了两个不好的消息。就是这个唐XX在聚会上找的那两个同学,一男一女的,都出了事。那个男同学出差到外地时,遇上抢劫,他逃跑,被人追上捅了几刀,人没死,但瘫痪了。那个女同学遇到的事更邪。她本人倒没事,但她有个十四五岁的儿子,这半大小子踢球时,在球场上摔了一跤。本来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,问题就在于,他这一摔,当时就昏迷不醒了,到医院一查是颅骨骨折,颅腔里全是血,已经处于生命垂危状态,于是马上送急救室。这足球场上平平整整的草地,又没石头又没坎的,怎么会摔成这样呢。后来,她儿子就处于有时昏迷有时清醒的弥留状态。昏迷时就说胡话,总是喃喃地说“叔叔别推我。”没过几天就死了。

 

董事长后来跟江MM说,这两件事可能都跟唐XX有关,他来参加聚会,可能就是来找这两个人的。这个男同学,跟他是同一个省的。那个年代,大学毕业国家负责分配工作,原则是哪个省来回哪个省去。但同一个省,单位好坏区别是很大的。一般来讲,大伙都不愿去工厂,都愿意到郑福机关、科研单位什么的。本来,唐XX各方面比那个同学要好一些,是更有可能分到好单位的。结果那个同学不知用了什么不正当的手段,把他挤到工厂去了。他大概想,他的死是那个同学间接害的吧。如果他不去厂里,就不会出后面的事故了。至于那个女同学,则是唐XX以前的女朋友,临毕业时把他甩了,跟了一个局长的儿子。后来局长儿子成了官二代,她本人也成了一个处级干部。因此,唐XX就把她跟那个官二代生的儿子干掉了,但可能是旧情未泯吧,就没害她本人。这是董事长分析的,也可能是牵强附会,或许这两人出的事,跟唐XX压根就无关。过去的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,唐XX也不会这么心狠吧,死了还来找他们的麻烦。

这个故事就到此为止,下面讲另一个。

周易取名 - 麦田的世界 - 骗局网

从文网:www.congwe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