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、时隐时见的棺材

在前面那个小矮人的故事里,曾提到我们矿的旧医院,是在一个叫红花岭的地方。那里是全矿有名的闹鬼之地,很多人都在那里见过一副棺材,以及其他的异事。在讲这个棺材之前,先讲一下LZ的亲身经历。在前面的那些故事里,LZ亲身的经历有几次,但都不能算太灵异,比如血钉子,再比如那个滴血的竹子,还有电梯里的疑似僵尸。要说起真正的遇见鬼,LZ一生中只在这个红花岭遇见过一次,当然,也只能算疑似,是不是真的就是鬼,不好说。

那是LZ八九岁的时候,有一次回外省的老家。那时候,离我们最近的火车,在广东韶关。而我们那里也没有长途客车跑韶关,就算有,也不想花钱。于时,我爸就联系了矿里一个拉货的便车。呵呵,前面说过,这些便车司机那时是很牛逼的。我们那离韶关挺远,当时的路况也不好,因此,司机去拉货当天一个来回,是两头黑的。而我们要赶到矿部坐车,还要走一段山路,因此,凌晨不到四点就起来了。收拾停当,吃了点东西,我和爷爷奶奶一起向矿部走去。红花岭那个地方是必经之地。

 

LZ一个山里孩子,听说马上可以坐火车了,特别兴奋。就一个人在前面冲冲地走,LZ的爷爷奶奶扛着行李在后面,慢慢地拉开了有二三十米的距离。这时就到了红花岭了,LZ当时还不知道有闹鬼的传说。当晚的月亮很大。LZ就看见前面仿佛有个人,是个男人,大概中年的样子,LZ是往下走,他是往上走。一直到现在,LZ脑海里还有他的样子。大概持续了两三秒钟,那个地方正好有个山凹,他走进山凹,LZ的视线就被挡住了。但那是个很小的山凹,正常情况只要几秒钟,他就会走出来的,并与我迎面而来,擦肩而过。但LZ再也没有看见他从那个山凹里走出来。LZ再往前走了十几步,就可以看见山凹里那段路了,结果路上没有人。LZ就有点害怕,回头大声喊我爷爷。我爷爷走过来,问LZ咋回事。LZ说刚才有个人,一下子不见了。LZ的爷爷脸就变了,拉着LZ急匆匆地离开了那个地方。后来LZ才知道,那个地方有很多闹鬼的传说。山凹那个地方有一块菜地,除非那个人到菜地里去偷菜或方便去了,否则真不好解释。但即便是去菜地,也会有声音的。LZ印象中,那个人走路没有一点声音。

 

他爸下葬后不久,有一天,还是大白天,他路过红花岭,看见那几间老医院的破房子旁边,停着一口棺材。看那棺材的模样,很像他爸的那口。但旁边并没有送葬的队伍,房子里也没有人声。他不敢靠近,匆匆地就离开了。到了晚上,他睡觉就梦见他爸了。他爸跟他说,你到了我住的地方,咋不来看我?他问:爸您住在哪啊?他爸说:我就住在老医院的那个白房子里啊,这里住的人可多了,很热闹。他回头就把这梦跟他妈说了。他妈说,回头我们给你爸烧点纸吧。但当时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烧纸是封建迷信,不允许的。于是他们只好晚上偷偷去烧。等他们走到那个医院老房子时,竟然发现房子里亮着灯,有人在里面说话。

作者:lizi提交日期:2013-04-1210:39

那几个房子已经废弃好多年了,早已不通电,所以他们觉得有些奇怪,但也不排除真有人在里面,用的电石(乙炔)灯或矿工的头灯,毕竟当时那里还没怎么传鬼故事。但随后他们看到了毛骨耸然的一幕:两个穿白衣服的人抬着一口棺材从屋里走了出来,那两个白衣服的人,大概是医生吧。我这同学跟他妈一共四个人,在那个房子的后山上他爸的坟前烧纸,当时只有傍晚六七点钟,他们对房子那边的动静看得一清二楚。于是四个人吓得拔腿就跑。打那以后,那个地方闹鬼的事就传开了。后来就有好几个人,晚上从那过时看到过棺材或白衣服人的。最猛的一次,是我们那有户人家,有五个儿子一个女儿,号称五虎一花,五个儿子都长得高大威猛,在矿里没人敢惹他们。有一次,他们全家是去给别人帮忙做什么,晚上回来的时候,下了大雨,走到那几个老医院白房子的时候,实在淋得受不了,仗着人多,就想进房子里躲雨,顺便烧堆火烤烤身子和湿衣服。七八个人一拥而进,其他人都看不见,只有他们那个最小的儿子说,房子中间摆着一口棺材,吓得要跑。他父母和兄弟都取笑他,说你别用这里的传闻吓唬我们。这个小子急了,说谁吓唬你们啊,说着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,对着棺材敲了起来,大伙什么也看不见,却听他敲得“当、当”地响,吓得冒雨全跑了出来。后来,据说这小子去河里炸鱼,结果把手给炸断了。大家都说,就是因为他敲了那个棺材。我对这家人不是很熟,是不是真有其事就不知道了。

再说一个我这个同学遇到的怪事。他爸死后,他顶替他爸在矿上当了矿工。当年国营企业有政策,父母退休或死亡,子女可顶替上班。他当矿工后,曾经遇到过一辆奇怪的电机车。电机车是矿窿里的主要运输工具,跟小火车差不多。可以拉人,也可以拉矿石。拉人的一般就是一个车头,拉一到两节车厢。车厢是那种敞开式的,跟旅游景点的电瓶车一样。那次,他跟另外一个矿工从矿窿里往外走,迎面来了一辆电机车,拉了大概有十来个人。奇怪的是,这些人都不说话,不抽烟,甚至没人动,一个个坐得直挺挺的,整辆车极其安静。这辆电机车从他们俩身边过去后,带着一阵极其阴冷的风。他就跟他同伴说,这车真奇怪,整车人这么安静,都不说话。他同伴说,刚才哪有什么电机车啊?结果他们回头一看,那辆电机车果然不见了。他就知道,这是辆幽灵车,拉的都是事故而死的矿工。

顺便说一句,前年我又回矿里去转了转,发现原来闹鬼的红花岭已经建起了几座高楼。跟一个年轻人聊,说30年前这里闹鬼很厉害,他竟然一点都不知道。

 

LZ那时在读初三还是高一,对这种事半信半疑,同时也挺好奇。因为隔三岔五的就有人家请仙姑,LZ就想找个机会溜进去看看。但一般不太认识的人家肯定不会让你进的,好不容易等到一家比较熟的人家,他们在门口把着,不放生人进去,LZ就跟另一个孩子,叔叔长叔叔短地求了半天,终于同意放我们进去了。进去后,看着他们又是跪拜又是念咒的,现场没开电灯,点着蜡烛,弄得气氛很神秘,很紧张,大伙大气都不敢出。据说,那次来的仙姑是刘胡兰,呵呵。然后大家开始问事。LZ感觉这个仙姑真好,有问必答,而且写在面粉上的文字还比较明确,不是故弄玄虚模棱两可怎么解释都行的话。大概一共问了有十好几个问题。还是有不少意思不太明确的,但有几个很明确。LZ印象比较深的问题有四个,LZ当时想,泥马既然仙姑说得这么肯定了,那咱就来验证下吧。

 

这四个问题是:

第一个问题,一个小伙问他未来老婆的名字,呵呵,年轻人嘛,关心这个。仙姑竟然明确写了我们矿一个姑娘的名字。

第二个问题,是LZ自己问仙姑能不能考上大学,那时刚恢复高考不久,录取比例很低啊,可能一百人里都不到一个,而考上大学是我们的惟一出路,LZ当然关心了。结果他奶奶的,仙姑竟然说我考不上,把LZ郁闷得。

第三个问题,是一个老太太问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,她前一天在菜市场买东西时钱丢了,她问是谁偷的,呵呵,老太太嘛,是比较计较小钱的。大家都以为仙姑不会明确说的,结果仙姑竟然写了一个比较明确的人名,字有些撩草,经过辨识,基本能确认,而这人平时给人的印象确实不太好,有些游手好闲,偷偷摸摸的事。当时大伙都发出一阵轻声的惊呼,说仙姑算得真准。

第四个问题更有震憾力,一个二楞子问他能活多少岁。结果仙姑写了个“三”字。大伙就分析,肯定不是3岁,30岁有可能,或者还能活3年,30年?活到30岁或还能活3年,这肯定是大不吉利的,他听了肯定特不高兴,所以大伙只能给他解释说还能活30年,其实,他当时才20出头,就算再活30年,也才50多,还是不吉利的。这四个问题,当时LZ死死记在心中。因为LZ对仙姑之类的事,是半信半疑的,心想特么老子倒要看看,到底这仙姑到底准还是不准。

 

现在事情已过去很多年,结果如何呢。

先说第一个。那个姑娘和这小伙还真就谈恋爱了,后来也结婚了。不过,究竟是他们认为是神仙的旨意,是“天作之合”,从而谈起来的,还是真就是仙姑算准了。也就是说,谁是因谁是果,恐怕不好说。

第二个,是LZ高考。我高考应届没考上,后来补习了一年,还是没考上,又再补习一年,考上了。这个,LZ就不知道仙姑说得准不准了。要说LZ应届考不上,那是对的,要说LZ总也考不上,那就不对了。LZ只记得当时是问我高考考不考得上,没问是不是应届。

第三个问题,是老太太的钱。这个事后来闹得动静比较大,因为老太太的几个儿子去找那人了,说他偷了钱。据说那人一开始承认了,把钱还给了他们。但随后那人就报警了,说他们抢劫,并说当时承认是被迫的,不承认就要挨打。结果警察以“利用封建迷信进行抢劫”的罪名,把老太太的几个儿子都拘了。好在钱的数量不大,为首的判了一年半,其他几个有几个月的,有拘留15天的。幸亏早了点,要是晚点,就赶上严打了,非得枪毙不可。所以,这件事仙姑说得准不准,钱到底是不是他偷的,没法判断,但从他敢报警来看,应该不是他偷的可能性大些吧。

第四个问题,就是那个哥们能活多少岁的问题了。当时是79还是80年的事,到现在正好30年过了。至少前几年LZ回去见到他时还好好的,至于近一两年的情况就不清楚了。不过,他在86年左右,还真出过一回事,差点就没命了。他去砍树,一棵很大的树,本来,根据树干自然生长的倾斜方向,有经验的人很容易判断树会朝哪边倒。结果,树竟然朝相反的方向倒了,直接砸在他的头上。据说颅骨都砸出了裂纹,经抢救才脱险,要是再重一点点,就没命了。更为灵异的是,他自己说,当树砸他头上时,他并没有马上晕过去,而是两眼金星乱冒,恍恍惚惚看见旁边的树上有一个吊死鬼,舌头伸得老长。而据一些老工人说,确实有一个矽肺病晚期的人曾吊死在那里。

这个就比较灵异了。不过他那次康复后,看上去身体一直很正常。

以上就是这四个问题的结果,可以说有准有不准,总的来说不是很准,不知大家怎么看了。有同学说了,这几个仙姑肯定不准,因为她们是山寨版的,都是D员啊。你见过D员仙姑吗,呵呵。

这个故事就到此为止,下面讲另一个。

周易取名 - 麦田的世界 - 骗局网

从文网:www.congwe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