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一、从医院出来后的怪异女人

这事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,具体哪年不清楚,因为我当时早已离开矿里。我们矿里有一对新婚夫妇,男的是电工,女的在选厂工作。两人结婚不久,女的得了阑尾炎,到医院动手术。切阑尾是个小手术,手术很顺利,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了。象这样的小手术,是没有单间病房的,她跟其他几个病友住在一起。其中有一个是附近农村的年轻人,也是刚结婚不久,不知什么事故把双眼弄瞎了。当知道医院已经没有办法,他必须在黑暗中过一生时,他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,趁人不备,吃药自杀了。他老婆在他的病床前,抚着他的尸体,哭着大喊他的名字。弄得同屋的其他病友都很伤心,都过来安慰她。除了这件有点意外的事,我们的这位选厂女工在医院再也没有遇到其他怪事,可是,她出院以后,却接二连三地出现了一些古怪的行为。

她的第一个怪异的行为是这样的。以前她老公过生日时,她曾经给他买过一套上好的衣服。这是一套黑色的衣服,具体是什么料子或款式的,她后来也没对人细说,也就不很清楚了。她老公平时不怎么舍得穿,因为是老婆大人郑重作为礼物送的,而且价格也较贵。她回来后的一天,老公的一个朋友生了儿子,请大家吃饭,庆祝庆祝。她老公就想穿这套衣服去。结果找啊找啊总也找不着,就问她,她说衣服已经被她一把火烧掉了。她老公听了当然很震惊,也很生气,说你疯了,这么好的一套衣服,当时还是你买了送给我的,为什么要烧掉?

 

她解释说,她做了个梦,老公再穿这衣服会很不吉利,肯定要出事的。那时她老公的老爸已经死了,老公就问是不是他老爸托梦给她,要穿这套衣服。她说,要那样烧件纸的不就行了吗,何必烧真的。她说是梦见他坐车,而汽车翻下了悬崖,当时在车上,他穿的就是这套衣服。她老公听了就更生气了,说你住了几天医院,怎么变得神经过敏,过度迷信了,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。就算做了个梦,也不致于把这样一套值钱的衣服烧掉吧。他猛然想起,会不会是那个自杀的人,当时也是穿着这样一套衣服,给了他老婆很大的刺激。他于是问了医院的护士,人家说根本没有这回事。于是,他责骂了老婆几句,自己郁闷了几天,这事也就过去了。

这件事过去以后,这个人又发现了他老婆的另一个怪异行为。他们俩是在一个坑口(矿的下属生产单位)上班,这个男的他妈是在矿部住,所以他们周日经常来看他妈。这个坑口离矿部有十几里地,有一条险要的盘山公路相通。周日有一班免费的职工班车,拉那些想去矿部的人。他们俩经常坐这个车。后来这个人发现,有好多次,他们到了车门口,甚至上了车,他老婆总是借故要下车,或者说是忘了东西,结果回家以后找半天东西,每次都是直到车走了,东西才找到。或者干脆说身体不舒服,坐不了车,不去了。甚至以拉肚子为名,在厕所里待半天,等车走了才出来。这样的事发生多次以后,他发现规律了。真正的原因,是某个人。只要这个人在车上,他老婆就借故拉他下车,宁愿走十几里山路去矿部,也不愿坐这车。

就算是他一个人乘车,他老婆每次也要跟他上车,在车上东张西望。“检查”完毕,或者放他走,或者拉他下车。有一次,他都上车坐好了,车也快开了。正在这时,那个人上来了,他老婆拉着他就走,结果刚一下车,车轰地就开走了。因为前面有过几次这类情况了,他原本就怀疑与那个人有关,这回更是证实了。于是他很生气也很奇怪,就问他老婆,这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见到那个人就要下车。他老婆就说,那天她一人在家的时候,来了个算命的瞎子,给她说他们不能跟XXX一起坐车,否则车会翻下悬崖。他一听,气不打一处来,说你怎么变成神经病了,一个瞎子胡绉几句,你就当真了,担误多少事啊。话虽这么说,他心里也在想,这个XXX跟我到底有啥纠结。想来想去,实在想不出有过什么纠结。这人比他大了差不多有十岁,是材料库的材料员,平时也就是见面点头的关系,没有深交,更没有丝毫得罪,跟他老婆更是没有半点半系。怎么老婆忽然把他跟这个人扯在一起呢。他老婆见他不信,一下子急了,大声对他说,这不是个一般的瞎子,就是在医院自杀的那个人。

 

他一听,大吃一惊,就问他老婆到底是怎么回事,要她把过程具体讲讲。他老婆说,那天她轮休在家,临近中午的时候,来了个算命的瞎子,穿得脏兮兮的,拄着个拐杖,挨家挨户的给人算命讨钱,不算他就在门站一阵就走了。到他家门口的时候,他老婆就想起了不久前做的那个黑衣服的梦,就想算一命,看她老公和她本人会不会有什么血光之灾。这人一算,就说你老公不能跟XXX一起坐车,否则车就会坠崖。她心里暗自吃惊,心想这不就是那个梦吗。于是紧张地追问,跟那人同车是不是他们俩真的会死。瞎子说你要不信,你就看看我是谁吧。就盯着她看,几秒钟之内,那张脸就变成了那个医院自杀者的脸。她一下子就吓得晕过去了,过了好长时间才醒来。她老公一听,也感到毛骨怵然,追问她是不是真的,她说千真万确。我们那街坊邻居都是互相认识的,不象城市一样互相不认识,于是他就去问街坊们,大家都说最近从没见来过什么算命的瞎子。但到菜市场问卖菜的农民,农民说那人他们家祖传果真是算命先生。

 

虽然是他老婆说的,而且他也了解到这个自杀者的家里确是算命先生,但他仍然将信将疑,因为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。他就问他老婆,说这样的大事,怎么当时不告诉他,也不对街坊邻居说起呢。他老婆解释说,因为他是电工,工作危险且需要细心,怕给他造成心理压力,一分心真出了事故怎办。她一开始只想默默地化解,后来他不信,逼问得紧了,她才不得不告诉他。这样一说,他也感到害怕了。不过,他实在搞不懂那个材料员跟他有什么关系,那个鬼瞎子怎么说他们两不能坐同一辆车呢。那十几里的盘山公路,最险的地方是要经过一道悬崖。结果第二天车从矿部返回坑口,回来的人说,昨天好险,车差点就翻下悬崖了,刹住的时候离悬崖只差几厘米。他听了一身冷汗,这回他完全信了。

 

这时,他老婆又说,这个鬼瞎子还说他的名字不行,必须改名才有可能禳解,至少是现在的名字不能被人叫,被人叫总有一天会出事的。这回他对老婆是言听计从了。但他是一个工作多年的成年人,改名不是说改就改的,涉及到很多麻烦,户口、档案、各种证件、填过的各种表,等等。最后他只好另取了一个名字,现在这个本名只保留在户口本上。平时别人都要叫他现取的那个名字,如果有人叫他的本名,他都要一本正经地纠正,甚至生气。改了名以后,他们还是不放心。为了彻底躲开那个人,也为了躲开这个危险的悬崖,他们两口子要求调到另一个坑口去,在同一个矿的不同坑口之间调动,还是比较容易的,不久就成功了。然后两人在那个新坑口工作多年,一直平平安安的。

 

很多年之后的某一天,是两人的结婚纪念日,在庆祝酒宴上,他老婆很郑重地问他:知道那段时间为什么她会整出这么多事来折腾吗?他说:你不是说你见到了那个鬼瞎子,是他说的吗。她说:其实她并没有遇见鬼,那段恐怖的鬼瞎子经历是她瞎编的,但那个梦是真的,她原来说的,只是那个恶梦的部分实情。那个恶梦的真相,远比她当时说的要严重和诡异得多。于是她把这个梦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。

 

她说在医院的时候,在那个人自杀的那天晚上,她梦见那辆车翻下了盘山公路的那座悬崖,车上只有两个人,就是她老公和那个材料员。至于为什么是那个与他们毫无瓜葛并且不太熟的材料员,就不知道了。她老公当时穿的正是那套黑衣服。于是她就大声哭喊老公的名字。这个梦的诡异之处在于,当她醒来的时候,那个人刚刚自杀,他老婆正在床边大声哭喊他的名字。毫无疑问,她刚才在梦里的哭喊声,正是来自于那个女人。她觉得这可不是一般的恶梦,这是非常不祥和可怕的梦。于是出院回家后,就首先把那件黑衣服烧了,又想方设法地阻止老公与那个材料员同坐一辆车,甚至想把老公的名字改了。总之,她要阻止梦境中的那些情况出现。

 

她老公就问,既然如此,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个梦告诉我,而要编一个见鬼的情节呢。她说,主要这个梦牵涉到我自己,你妈一直不喜欢我,一直反对我们结婚,我要直接这样说,她会认为我克夫,而你又是大孝子,只听你妈的,何况当时我们还没有孩子,你当年旧情未泯的初恋情人又与你在同一个单位,所以,为了家庭的稳定,我就没有直接说。但如果我只说做了一个普通的恶梦,你又不配合,说我神经病,过分迷信。所以,我就编造了那个见到鬼瞎子的情节。这样既能说明事态的严重性,嬴得你的配合,又把我自己摘出来了。现在你妈也去世了,你的初恋情人也嫁人生子了,我们也平安度过了这么多年,因此我把真相告诉你。

 

这个事,当年是作为破除迷信的典型事例来宣传的。说这个女工在医院做了一个恶梦,由于太迷信,回家后就做了一连串啼笑皆非的事,结果什么灾难也没有发生。不过,如果她不阻止梦境中的情景发生,比如不烧衣服,放任那个材料员跟她老公同车,会不会真的发生梦中的事呢。还有,这些理由,梦也好,遇见鬼瞎子也好,都是她的自述,她的这些怪异行为背后的真正原因究竟是什么,恐怕永远只有她一个人知道。最后,一个人在做梦时,现实中的声音,比如人的叫喊声,会不会真的传到梦境中,并发生转移,比如本来是甲喊乙,梦里却是丙喊丁,有没有这种可能呢?同学们有没有人体验过的,也不妨说说。

这个故事就到此为止,下面讲另一个。

周易取名 - 麦田的世界 - 骗局网

从文网:www.congwe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