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三、关于工农矛盾的两件奇事

关于工农矛盾的两件奇事

企业跟地方的矛盾,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。前面讲过,我们矿设在一个很小的镇上,人口也好,房子也好,都是我们矿的多些。矿的周边则是农村。这样,就存在一个企业跟地方的关系,或者说工农关系的问题。总的来说,我们矿跟当地农村老俵的关系还可以。他们的子女也在我们子弟学校上学。有时也搞搞合作和联欢什么的。我记得小时候,我们学校还组织我们去学习贫下中农的种地技术,要求是每个学生挑一担农家肥去。实际上就是给他们一担粪,让他们给我们上课外实践课。但工农之间,矛盾还是有的。主要表现在,他们经常偷我们的矿石,或废铜烂钱,有时连有用的设备也偷或拆卸,甚至还有偷我们矿石的农民掉进天井摔死的事。

而我们,也经常偷砍他们的竹木,偷他们的香菇,偷挖他们的春笋。不过,如果是附近的农民,毕竟低头不见抬头见,一般偷东西时就算抓到了,轻的也就说几句,重的就把工具没收了,很少有把人抓起来,打人或罚款的事。我就曾经偷挖他们的春笋被抓过,把我的锄头和箩筐没收了,呵呵。不过,如果是更远一点的农民,就另当别论了,一般抓到了,是要体罚的,有的要做好几天苦力,才放回去。相当于劳教几天。

现在法律规定只有执法机关才有权拘禁人,那时候可没这么多讲究,呵呵。

 

我要讲的这两件事,就与工农之间互相抓人有关。先讲第一件。有一次,两个农民来偷我们的矿石,被我们的工人抓住了,就把他们绑在我们的篮球架了,我们小孩都去围观。一般来说,也就绑个几个小时就放了,然后找点苦力活让他们干,比如挖土方拌水泥什么的,这也是惯例,互相都已经默认了,他们也没什么怨言的,谁叫自己倒楣被抓到了呢。

但那一次,不知是那个负责人忘了呢,还是心里不爽故意整他们,把他们绑了一个通宵。当时已经是深秋了,他们衣衫单薄,白天又全身汗湿了,到晚上冷得受不了。第二天身体就不舒服,因此就没再让他们干苦力,直接就放了。这就有点玩过了,他们当时也说,说你们矿太过份了,没这样做的。后来有一次,我们矿当时管这个的人,在一个墟市上就遇见了这两人中的一个,而且还跟着一大帮人。这人就把他拦住,说你还认识我吗?他有点迷糊,不怎么想得起了。那人就说,你某天晚上把我在篮球场上绑了一晚上。这回他想起来了,心想要倒楣,对方一大帮人,他是一个人,肯定会揍他一顿。但对方实际上没打他,只是一个年纪较大的人出来,在他的肩胛骨还是什么位置,用力捏了一下,就放他走了。他当时觉得一阵酥麻,稍微有点痛,也没太多不良的反应。不曾想,回来以后问题就大了。

 

话说这人回来后,没几天,就感到右肩开始发痛,而且越来越痛,最后连胳膊都抬不起了,去医院看了也治下好。这时他害怕了,觉得这样下去肯定会瘫痪。好在当时有记录,知道这两农民的姓名、住址,找到他们自然也就能找到捏他肩膀的老农了,于是他就备了厚礼上门陪礼道歉。老农已给他肩膀捏了一下,他感觉跟上一次差不多,也是酥麻酥麻的。老农随后又给了他一颗药丸,他回来吃了,结果很快就没事了。后来听人说,这是一种点穴的功夫,叫XX钱还是什么的。点穴,在武侠小说里屡见不鲜,看来此功夫是真的有,据说功夫深的,真能把人点死。

 

说完这个,再来说第二件事,是关于我们英语老师的。

我们的这位英语老师,是个放回来的劳改犯。不过大家都不岐视他,因为他的“犯罪”很特殊,没什么丢人的。也就是那个年代,如果是现在,可能根本就不是犯罪了。具体什么罪我就不说了,因为跟我要说的事无关。

那时我还在矿子弟学校上中学。有一次,本来要上英语课的,结果班主任跑来,告诉我们说,L老师(英语老师)临时有点事,改为语文课。全班同学都哈哈大笑起来。之所以笑,是因为同学们都知道,L老师去偷农民的香菇,结果被老农抓了。考虑到老师的形象,这事一般是不告诉学生的,但为什么学生都知道呢。因为对方给我们校长打电话的时候,校长的儿子就在校长边上。他儿子也是我们同学,就跟大伙说了。校长和班主任还以为大伙不知道呢。不过,令大家惊奇的是,不大一会,L老师就出现在教室门口,他竟然回来了。因为老农是去他们村(那时叫公社)办公室给我们校长打电话的,那时没有手机,个人家里也没电话。老农讲完,还让L老师跟我们校长讲了几句。那个地方离我们学校有两个多小时的山路,就算马上把他放了,他也不可能半小时就赶回来。这是大家觉得不可思议的。

 

据L老师自己说,他当天一早,跟邻居两兄弟,一共三人去农民的香菇场偷香菇。偷了个把小时,就被农民给抓到了。老农们考虑到他是第一次,又是“知识分子”,就准备把他放了,把那哥俩押着干活。于是带他到公社打电话,给校长打完电话,就把他放了,告诉他回去的路怎么走。他便往那条路走去,走了大概十多分钟,就到大山里了。这时突然起了大雾,路都看不太清楚。他就看见路边有个小竹屋,一白胡子老头独自一人在屋门口喝茶,旁边还放了几把椅子。呵呵,这个白胡子老头不是前面那个假老L。这时他觉得很累,再加上路也不太清楚,就上前向老头打听,诸如前面还有多远,沿哪个方向走,到岔路口走哪边之类的。老头挺热情,说现在雾太大,路不好走,不如坐我这里休息一会,喝口茶,待会我送你一程。我们那的人喜欢喝茶,喝茶是最常见的待客之道,即使是不熟的人,问个路歇个脚什么的,别人也往往会以茶相待。他听老头这么一说,求之不得,当下便坐老头旁边的椅子上,喝起茶来。不大一会,便觉得直打盹,刚开始还以为是早上起得太早的原因,便强撑着,后来心里就有些害怕,毕竟人生地不熟,万一睡着了老头要害他咋办。但上下眼皮直打架,他根本撑不住,便想快点站起来走,离开这里。奇怪的是,这时他已记不清是站起来走了,还是睡着了。反正他觉得他是在大雾迷漫的大山里走着,不知是做梦,还是真的在走。等他完全醒来时,发现自己是坐在学校操场边的水泥台阶上。他环顾周围,确信是他上课的熟悉的学校。他大惑不解,努力回想,难道我没去偷老农的香菇,只是做了个梦。但觉得不会啊,明明我一早就跟他们哥俩一块去的啊,这是咋回事呢。没容他细想,一看表,他上课的时间到了,就赶紧往教室跑。

我们的英语老师,绝对是一个神智正常的人。所以这事就很离奇了。如果他是出于什么目的想调课,随便找个借口给班主任打个招呼不就行了,似乎不必编出偷香菇这样一个理由,再找人给校长打电话。这个理由一是有损他的形象,二是也太费劲,还要串通邻居,因为他的邻居坚称,L老师确实是跟他们一起去的。鬼打墙的事,我们听得多了,好多人都自称经历过。但似乎鬼打墙总是迷路,越行越远的,而他这个,是越行越近,两个多小时的路程,半小时就到了,这算咋回事呢,就不清楚了,难道是土遁或缩地法之类的?抛开这些异术不论,只有一种解释是可行的。那就是,他是从某个废弃的矿窿里穿过来的。前面讲的土匪Z司令,在杀了剿匪负责人X之后,就是从矿窿逃跑的。还有那个失踪的女生的故事,也提到有人说那个窿子可以通到县城。这类窿子穿山而过,不用翻山越岭,自然可以省去很多时间。只是,这里的疑问是,

1有没有这样一个矿窿,正好通到那几个养香菇的农民的地盘。

2即便有,这样阴森森废弃已久的不明矿窿,L老师一个人敢走吗?就算敢走,又有何必要走呢?毕竟,他不是Z司令啊

3就算他真是走的矿窿,又有必要编造一个喝茶老头的离奇故事吗?

这个故事就到此结束,下面讲另一个。

周易取名 - 麦田的世界 - 骗局网

从文网:www.congwe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