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四、晚上不见人的女友(本故事未完,似乎也不精彩)

麦田注释:说好的三十个故事,实际上只有24个,剩下的还没有讲完就被封帖!

估计是因为故事中有过多的敏赶词导致,作者很难再更新,但还是期待吧!从文网预留了三十页的版面期待lizi的作品

最好特别感谢作者的精彩好文!

---

这个事发生在2010年。一个二本计算机专业的屌丝北漂小C,大学毕业后在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做产品售后服务。某一天,他奉命出差上海,朝发夕至的动车软卧。下午四五点钟,车到南京,包厢的两个人下车了,就剩小C和一个MM。小C发现MM长得不错,便搭讪起来。大概坐车是一件很无聊的事,那个MM也乐于与小C闲聊。火车上的艳遇,是无数屌丝的美好愿望。泥马LZ以前也坐过无数次火车,从来木有过艳遇,一般坐俺旁边的都是那些爱抽烟爱喝酒爱吹牛逼的大叔,好不容易有个MM,也是跟男朋友一块的。话说小C通过聊天,得知MM叫小H,是去沪宁杭一带旅游的。她不久前刚从南方一个偏远省份来到北京,没上过大学,也没正规工作,住在远离市中心的西山某小区。听到这些,小C在心里嘀咕,这泥马一定不是什么正经女孩,肯定是在高级夜痁坐台或被人包养的主。你想啊,一个没工作没学历的女屌丝,哪有钱到处旅游,用着三四千的手机和几万的相机。不过管他呢,本来也只是玩玩,小C感觉得出,MM对他也有好感,两人聊得很热烈。动车很快就到上海了。临下车时,彼此留了电话。

几天后,小C在上海办完公事,准备第二天坐飞机回北京。刚吃完午饭,收到小H的短信:还在上海吗?小C:还在呢,你呢?小H:也在呢,我在新天地,你在哪?小C:我离你不远。小H:呵呵,你有空过来玩吗?小C:好吧,正好我的事也办完了。与美女同游,小C心想小H的短信来得真及时,上午刚把事办完,下午正准备去溜达溜达呢,就有美女相邀,于是赶紧打的就过去了。两人逛了新天地、南京路、外滩等。小H又在商场买了几样不便宜的东西。付款时,小C心里很忐忑,我靠,不会要我付账,或者向我借钱吧,好几K啊。结果小H自顾自地把钱付了,根本没当一回事。看看天色不早了,两人找了家雅致的餐馆,边吃边聊。饭吃到一半,小H起身,小C还以为她去卫手间,结果一会她回来说,她抱歉有事先走,要小C慢慢吃,她已经买过单了。弄得小C怪不好意思的。他在心里纳闷,本来就是出来游玩的,究竟有什么事要急着离开呢,也没见她刚才接到过什么电话啊。

通过这次接触,小C明显感觉到小H喜欢他。他也问了下小H的家庭情况。小H说她父亲是开矿的,她兄妹俩,还有一个哥哥。原来是矿老板的女儿啊,怪不得这么有钱。他也确实感觉小H的气质不像风尘女子。于是小C心里又高兴又惭愧。高兴的是自己一个穷屌丝,竟然有白富美主动来追,惭愧的是,感觉自己像个吃软饭的,除了长得还算帅气之外,实在没有什么配得上小H。不过,既然是小H主动,自己当然求之不得。他决定回到北京后也主动一点,把小H约出来逛逛,顺便把今天这顿饭的人情补上。吃完饭,他给小H发了个短信,客气了一番,并祝她旅游愉快。直到第二天小H才回复,那时他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了。两人说好到北京后再联系。

小C回到北京,过了两星期,恰逢周六,他估摸着小H也应该回来了,便给她发了条短信。小H果然已经回来了。两人约好去爬香山。香山并不高,一下午足够,上午可以好好地睡个懒觉,养足精神。爬山回来,已是傍晚时分,小C要请小H吃饭,顺便还了上次的人情。谁知小H看了看表说,吃饭来不及了,晚上她还有事,说完就匆匆走了。打那以后,两人又约会了几次。小C渐渐发现,小H喜欢阳光,喜欢热闹,喜欢户外。夏天老大的太阳,也喜欢往那些人挤人的地方去,挤得满身臭汗的。她不喜欢去风光秀美的山水幽境,甚至不喜欢两个人安静地在屋里饮食聊天。这可以解释为她是这样的性格,又或者她对小C有戒心。泥马跟她在一起,老子也怕窜出几个黑社会,说我泡他们老大的马子呢。小C心想,尽管小H自称富二代,自己不也怀疑她是某个强人的小三吗。

最令小C不解的,就是她天一擦黑就要走,次次如此,没有例外,甚至有几次跟上海那次一样,饭吃到一半都走了,理由都是有事。她到底有什么事?小C寻思起来。每天晚上都要做的事,那一定是上班了,她上夜班的?而且是不便启齿的工作,或者需要保密的工作,这会是什么工作呢,难道她真的是在夜场坐台,去赶场子吗?小H虽然长得还可以,也不能算绝色,个子不高,而且没学历,帝都美女如云,像她这种条件,肯定进不了TSRJ那样的高档夜场,也不可能被WS那样的大老板包养。这与她颇为阔绰的生活不太符合啊。更重要的是,接触这么多次,小C明显感觉小H性格单纯,还有点刁蛮和忧郁,与那些世故艳俗的风尘女子大相径庭,倒真有几分像富家小姐的性格。

 

这件事,成了小C的一个心结。是一场正常的恋爱,还是逢场作戏玩玩,只有把这件事搞清楚了,才能决定下一步。虽然电影里屡见不鲜,但现实中,一个白富美主动爱上一个屌丝男,总让他觉得不太对劲。小H只说晚上有事,不说具体是干什么,明显是不想让他知道。小C心想,泥马这肯定是不寻常的事,没准还是一个陷阱。你想,如果是一个女生晚上去给一小孩做家教这样普通的事,她有必要不告诉男朋友吗?小C觉得小H有三种可能:一,为郑福从事某种保密工作,比如间谍,或某些实验;二,为某个违法团伙工作,比如制毒,贩卖人体器官,或某种邪教,甚至更简单的,比如传销;三,夜店坐台或被人包养。可是,让小C不太理解的是,不管是这三种情况的哪一种,一般人都会极力掩饰,不会露出这么明显的疑点吧。就拿小姐来说,都怕男朋友知道她的过去,哪会一边恋爱一边天天晚上还去坐台。如果是从事秘密工作,都有严格的纪律,找对象都有限制,更不可能这样露出破绽了。小C也曾多次晚上电话她,结果都是关机了。短信也都是第二天才回来。这更加重了小C的疑虑。

小C隐隐觉得,这事可能对自己不利。小H如果是某个犯罪团伙的成员,会不会以恋爱为名,故意接近自己,盗取自己的器官,或拿自己做人体实验。他想起了一些这方面的报道。比如某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吃了朋友偷偷放入的某种病毒,然后身体就发生了变异。还有某人在睡觉,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睡在荒山野地里,原来是被人打了麻药取走了肾。想到这些,小C心里冒出一股寒气。泥马太恐怖鸟。可是,如果小H真是如此恶毒,一定会掩饰得不留痕迹,怎么会事先留下疑点,让他有所察觉呢。而且,做这些事,也没必要每天晚上不见人吧,难道是犯罪团伙每晚要上课、培训、像D一样过“组织生活”?

 

小C隐隐觉得,这事可能对自己不利。小H如果是某个犯罪团伙的成员,会不会以恋爱为名,故意接近自己,盗取自己的器官,或拿自己做人体实验。他想起了一些这方面的报道。比如某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吃了朋友偷偷放入的某种病毒,然后身体就发生了变异。还有某人在睡觉,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睡在荒山野地里,原来是被人打了麻药取走了肾。想到这些,小C心里冒出一股寒气。泥马太恐怖鸟。可是,如果小H真是如此恶毒,一定会掩饰得不留痕迹,怎么会事先留下疑点,让他有所察觉呢。而且,做这些事,也没必要每天晚上不见人吧,难道是犯罪团伙每晚要上课、培训、像D一样过“组织生活”?

 

小C在想肿么办。他也想过直接跟小H说。可是毕竟两人的关系才开始,直接说,万一小H生气,两人就掰了。而且,就是小H给出解释,也无法判断真伪,也许她事先早想好了一套说辞。于是小C决定,先不打草惊蛇,先从侧面了解一下,她晚上都去了哪里。作为一个计算机专业的学生,他首先想到的是手机GPS定位,而小H是个山区来的没上过大学的女生,可能还习惯了饭来张口的奢侈生活,对高科技的东西一窍不通。比如她有车,但自己都不会开,有事都是雇住在小区附近的一个司机帮她开的。这让小C跟她在一起的时候,可以放心大胆地在她手机上做手脚,装软件。结果却令小C大失所望,因为小H晚上根本就不开这部手机。这也从小C多次晚上电话她,都是手机未开机得到互证。也难怪她短信都是第二天才回的了。她的QQ晚上也从来都不上线。小C还用了几个马甲加她,都是如此。小C又上她的博客和微博去看,又用她的网名搜索她在任何网站发的贴子,发现在晚上八点半到第二天七点这个时间段里,小H没有在网上发过任何东西或留下任何痕迹。小H的手机和QQ,不仅给过小C,也给过其他一些朋友,包括小C的朋友。看来,她晚上切断了白天社交圈子的一切联系,完全进入了另一个圈子。如果她晚上也用手机和上网的话,那一定是用的另一部手机,另一个网名。

这时,小C又想到了几种可能性。他想,小H可能在练XX功,可能这个功有时辰的规定,到什么时辰就得练。又或者她参加了某个地下宗教组织,晚上要定时做祈祷或礼拜。又或者她参加了某个灵修班或传销组织,基于某种原因,他们晚上上课或培训。LZ觉得吧,其他的童鞋们可能比较清楚,但灵修不知道大伙知不知道。记得前段时间媒体上有很多报道的。LZ现在住的附近,貌似就有几个这样的班,总是从几个屋里传出大哭大笑声,LZ有一次还看见一队像僵尸一样的人,在路上走着。话说小C这样胡思乱想着,猜测着各种可能性。他想,首先要搞清楚,小H晚上是回家了,还是去了某个“工作”场所。如果是回家了,那就可以排除某些情况了,比如夜场坐台,比如给郑福做保密工作等。

 

这时,小C又想到了几种可能性。他想,小H可能在练XX功,可能这个功有时辰的规定,到什么时辰就得练。又或者她参加了某个地下宗教组织,要定时做祈祷或礼拜。又或者她参加了某个灵修班或传销组织,基于某种原因,他们晚上上课或培训。LZ觉得吧,其他的童鞋们可能比较清楚,但灵修不知道大伙知不知道。记得前段时间媒体上有很多报道的。LZ现在住的附近,貌似就有几个这样的班,总是从几个屋里传出大哭大笑声,LZ有一次还看见一队像僵尸一样的人,在路上走着。话说小C这样胡思乱想着,猜测着各种可能性。他想,首先要搞清楚,小H晚上是回家了,还是去了某个“工作”场所。如果是回家了,那就可以排除某些情况了,比如夜场坐台,比如给郑福做保密工作等。

呵呵,现在很流行私人侦探,特别是夫妻之间,一方对另一方有怀疑的时候。小C请不起私人侦探,而且他认为目前也没到那个程度。于是他决定自己想办法。手机定位失败以后,他只好想别的招了。他想起了上海那次,心想,小H是不是在外地也是晚上不见人的呢。如果是,那就可以排除上夜班、坐台、参加灵修、传销或地下教会之类的了。小H不是喜欢旅游吗,我就邀请她出去玩一次,这样晚上住在一起,看她会闹出什么来。注意打定,他就跟小H说了。小H听说男朋友要陪她去旅游,很高兴,马上就答应了。两人商定去武汉玩。在选择交通工具的时候,小C故意要选夕发朝至的火车,理由是不占时间,睡一觉就到了。不出所料,小H坚决不同意。争执中,小H终于自己说了出来,她说她晚上不见人的,去旅游也要分开住,开两个房间。小C见她自己说明了,就追问她为什么。小H说,她的白天和黑夜是两个世界,完全隔开的。小C问她,你该不是练XX功走火入魔了吧。小H坚决否认,说她什么也不练。见她说不练XX功,小C就放心了一半,也不好紧着追问她。就说尊重她的习惯。他在心里想,这泥马一定是什么怪癖或心理毛病,待时间长了,我再慢慢劝解她吧。

 

在小H的坚持下,两人最后决定坐白天的飞机去武汉。趁买机票之机,小C拿到了小H的身份证号。他花五块钱,在网上搜到了小H的身份证,上面的照片就是小H本人,其他信息也与小H说的一样。呵呵,貌似现在那些搜身份证的网站全关了,因为郑福说要保护公民的隐私。到武汉后,小H果然开了两间房。小C也只好由着她。小H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人多的地方。她喜欢黄鹤楼这样有名又拥挤的地方,不太喜欢东湖那样开阔人相对少的地方,正如她喜欢逛故宫,而不太喜欢爬香山一样。小C当然一切听她的,完全扮演陪同的角色。但这次在黄鹤楼却发生了一点意外。他们在游览时,突然来了场暴风雨,要说湖北的雨比北京多多了。小H对暴雨作出了超出寻常的反应。她脸色苍白,似乎显得特别害怕,把头拼命往小C怀里钻,一边嘴里还发出可怕的声音,整个人像要晕厥似的。这架势把小C吓坏了,一边紧紧搂着她,一边嘴里不断地安慰她。好不容易等雨停了,小C赶紧拥着她往回走,打车回到宾馆。回来后小H还很不平静。小C在床上紧紧地搂着她,又盖上厚厚的被子。过了很长时间,小H终于平静下来了。小C趁机第一次跟她发生了关系。呵呵,一场大惊吓之后,女生的心理防线是最脆弱的。当然,也许两个人都有需要,毕竟他们认识也小半年了,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,时间已不算短。

 

滚完床单之后,小H去卫生间洗澡和补妆。这对小C来说,是个难得的机会。他迅速翻看了小H的包,确认小H只带了一部iphone和一台ipad,而不是他原来猜测的她到晚上会换另一部手机

...

周易取名 - 麦田的世界 - 骗局网

从文网:www.congwe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