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、滴血的竹林

这个事是我亲身经历的。现在40岁以上的人,可能还记得当年的小学课本里有一篇课文叫《井岗毛竹》。我们那的情况,跟井岗山差不多,都有成片成片的大毛竹。有毛竹就有竹笋。小时候我们经常去竹林里挖冬笋。春笋是不让挖的,因为能长成毛竹,但冬笋不挖就自己烂掉了,因此可以挖。

记得有一次,我们几个小伙伴去一个很偏远的深山里挖笋。挖着挖着,有几滴液体滴在其中一人的头上,他以为是露水,或未干的雨水,但用手一擦,竟然是血,吓了一大跳,在确信自己没有受伤之后,又抑头往上看,除了一片遮天蔽日的竹林外,并没有其他异常。他于是赶忙把我们喊了过来,大伙围在一起,不知所措,紧张得不行,笋也不敢挖了,急匆匆地往家赶。

我们几个回到家里后,有的人就跟父母说了,却被父母臭骂一顿,认为是为了偷懒找的借口,因为早早就回来了,没挖到笋啊。后来,我们找到了一个同学的大哥,这人在上小学的时候,因为写“反标”,当时正赶上文革高潮,立马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。就这么一小孩,就不让上学了,每次开大会,都跟其他地富反坏右一起被批斗。没有学上了,但要谋生啊,所以他从小就砍柴、挖笋、捡香菇、挖药、抓蛇、打猎……什么都干,把所有的山都跑遍了,有时还在山上过夜。而且每次都是他一个人,因为大家都歧视他,没人跟他在一起。因此,他的胆子特别大,经验也特别丰富。我们那时候已经是文革末期了,批斗会也消停了,虽然还是岐视他,但我们小孩跟他关系都不错,很多事都要他教,要他带。比如挖笋,就要靠他教,捡香菇,也要靠他带,他知道哪个地方多。特别是挖笋,挖笋是要有经验的,要学的,没学过的人,到山上转悠一天,一颗也挖不到。那时他十六、七岁,虽然是反革命分子,但实际上是我们那帮小孩的头。我们就把这事跟他说了,他也解释不了是怎么回事,还怀疑我们说的是不是真的。不过,他答应带我们去现场看看。

几个月之后,刚过了清明节,那个反革命大哥终于同意跟我们一起去现场看看。我们那的规矩,过了清明节,春笋就可以挖了,因为那时还没长起来的春笋,已经不可能正常长成竹子了。我们不可能专门去现场研究那玩艺,那样父母会骂的,只能是去挖笋,顺便去看看。于是我们一帮六七个人,在那个大哥的带领下,又到了那片竹林。还没到那个滴血的地方,远远地就听见有动静,象人说话和走路的声音。我们于是放轻了脚步,慢慢地靠近。等走近一些了,隐隐约约看见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婆,满脸皱纹的,在那几棵竹子下面,嘴里念叨着什么,动作很怪异。我们脑子里立即想起了关于妖怪的传说,带头的反革命大哥喊了一句“跑”,我们撒丫子就往回狂跑,边跑有人还回头看了一眼,老太婆早已不见了。

这事就这么过去了,我们也不敢跟父母说,反正是再也不敢到那个地方去了,包括最大胆的那个反革命哥们。不过这事总是个谜,过了好多年我们聚在一起还会议论。记得有一次我们学校搞“讲科学”活动,我还专门问过老师。老师的解释是有一种“出血藤”,这种藤的汁液很象血,他认为滴在那个同学头上的,一定是出血藤的汁液,而不是真正的血。至于老太婆,他说那只是个巧合,可能是附近山村的,正好在那里干山活。对于这个解释,我们都觉得没有说服力。我们那里确实有出血藤这种植物,它会不会缠到高高的竹子上另说,它的汁液,也只有用刀把它砍开口子才会流出来,不会平白无故的流出来。

后来有一次,我无意中看到我们邻县的一个资料,倒是觉得有可能可以解释我们遇到的事。

这个资料,是讲我们那一带剿匪的。上世纪四、五十年代,我们那地方闹土匪闹得很凶。有一个著名的匪首,姓Z,就叫他Z司令吧。五十年代初,全国开始大规模剿匪,但张司令很坚挺,一直到1955年才被消灭。关于此人,直到今天我们那儿还流传着许多传奇故事,后面我还会专门写到他。Z司令在我们那一带杀人很多,而且杀人的方法很独特也很残忍。我们都知道古代有一种酷刑叫“车裂”,就是所谓的五马分尸。而z司令采用的是“竹裂”。就是弯下四根大毛竹,把人的四肢分别绑在一根毛竹上,然后把竹子放开,利用毛竹巨大的回弹力,把人撕成四大块。

这个资料还提到,当年的民兵头(队长)家里被杀的人最多,只有他老妈一个人活下来了。每年的清明节,这个老太太都要去那片竹林燃香烧纸,祭拜亡灵。二十年了,一直如此。文革的时候,烧香烧纸属于封建迷信,郑福是不允许的。而老太太是五保户,很红的“革命的老妈妈”,当然更不能带头搞迷信活动了。但老太太每次都要偷偷地跑出来,看得严时,就避开清明节,在前一天或后一天出来,跑到竹林子里去。

看到这个资料,我就在想,资料里提到的土匪刑场,是不是就是我们去的那片竹林呢,我们看到的老太婆,是不是就是这个民兵的老妈呢?老太太看见我们,或许以为队里的人来抓她了,也很害怕,就一下子躲起来了。从资料的描述来看,与我们去的这个地方还是很象的,偏僻、险要。资料里还提到附近有个很深的洞,是土匪藏身的地方,不过我们不敢在附近转悠,不知有没有这么个洞。我们那属于两县交界地带,那片竹林子属于我们县还是属于隔壁的县,我也搞不清楚。当然,地名也是不对的,不过地名说明不了什么。因为不同地方的人,对同一个地方的叫法是不同的,尤其是在我们那样的大山里。很多地方其实没有地名,对大山里的同一个地方,这个村的人看见一棵大樟树,就叫樟树底,那个村的人看见一个山洞,就叫岩洞口,另一个村的人看见一片竹林,就叫大竹坑,这很正常。不过问题是,经过了快20年了,竹林上还有血滴下来吗?也许血干了后,一直在竹子上,等到某一天被雨水泡的时间长了,才滴下来?呵呵,有没有这个可能我真不清楚,不过,这个资料算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解释的思路吧。

说到这里,顺带说几句。关于土匪用毛竹撕人这事,小时候我是相信的,大人也经常用这个吓唬我们小孩。到读高中的时候,我就对这个产生了怀疑。后来看了一些资料,包括我上面说的那个资料,发现这个事还真有。我刚才在网上搜索,又发现了一例:

“这一声真是令人心寒、惨不忍睹。匪徒们把压弯的茅竹一松手,4根茅竹同时弹跳起来和钟远伟身体被撕裂的哗啦声惊天动地。钟远伟来不及惨叫一声,他的身体被茅竹分成两大块,左腿单独一块,右腿连着身子一块,各挂在翠绿的茅竹上,鲜血象雨水般从他的尸体上洒落下来……”

周易取名 - 麦田的世界 - 骗局网

从文网:www.congwe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