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、深洞里的女尸

这个事发生在1982年左右。我们矿里一户人家的女孩,比我高几届的一个漂亮女生,后来却疯掉了。平时只是痴痴呆呆的,一旦发作,就躲在地上打滚,说胡话,吐白沫,大概就是所说的羊角疯吧。她说胡话时,老是说自己是在一个很深很深的洞里,她会详细描述那个洞像什么样子。她说的那个洞我们都知道,是我们矿里一个废弃十多年的窿洞,也是全矿最深的窿洞,洞口非常恐怖,耷拉下来的青藤老树遮住了洞口的一半,里面黑森森的,冒出的冷气即使在夏天人也不敢久留。据说这个洞可以通到很多地方,有人甚至说可以通到县城,因为我们那里几个大矿相连,从一个窿洞到另一个窿洞相通也不是没有可能,不过谁也不敢进去试试。但没想到的是,这个女孩最后竟然真的死在那个洞里,一个月后有人发现了她的尸体。

话还得从一年多以前说起。一年以前,这个女孩参加高考,考得不好,没有考上。其实,这个女孩的学习成绩一直都挺好,她家也对她抱很大希望。那时刚恢复高考,录取率多低啊,一百个人里也只有两三个能考上的。再加上我们是矿子弟中学,教学质量本来就不能跟正规的学校比。所以,虽然在我们那学习很好,但考不上本来也属正常的。当然,考不上她心情肯定郁闷,父母对她也不高兴。因为她下面还有两个弟弟,她父母可能对女孩有点歧视,时不时地因为一点小事就骂她,并给她派一些重活,比如砍柴之类的。

有一次,她去山上砍柴,本来要跟弟弟一起去的,但她父母不让她弟弟去,说弟弟要读书,让她一个人去。但到了晚上,天都黑了,她还没回来,这下她父母急眼了,就一家人出去找。找来找去,一直找了大半夜,把常去的地方都找遍了,就是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没办法,只好苦苦等到天亮。第二天一早,就报告了矿领导和保卫科,她爸在矿里还有点小权的。于是,矿里就组织了很多人,地毯式的搜寻,找了三天三夜,仍然是杳无音讯。后来又动用了当地的公安局。当时大家怀疑,要么是被野兽吃掉了,要么就是掉到天井里去了。关于野兽,我们那有老虎和豹子的。只是到了80年代初,老虎已经快绝迹了,至少靠近人烟的方圆十里内,没有老虎,再者,就算是被野兽吃了,也有血迹和残尸啊,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。还有就是天井,如果掉进天井里去,就是很恐怖的事了。所谓天井,就是矿区用于通风的竖井,深的有一二百米,浅的也有近百米,调皮的男孩有时会趴在深不见底的井口,往里面扔石子,然后大声读秒,看多长时间才听到石子落底的声音。有的废弃已久的天井,井口被杂草树枝掩盖,如果人一不小心掉下去,必定粉身碎骨。只是那些废弃的天井,我们当地人都知道,除非想自杀,否则远远地就绕开了,怎么可能掉下去呢。

找到第五天的时候,大家都认为没有希望了。这时,总算发现了一丁点线索,不过这一丁点线索也太邪乎了。就是在一座老坟里,发现了两片“蕃薯片”。我们那的坟墓不是土包,而是在90度的山壁上挖一个洞,有点类似窑洞一样的,然后把棺材塞进去,再封上,门口立个墓碑。这个无主的老坟不知有多少年了,墓碑已经倒了,里面的棺材板也烂掉了,就象个窑洞似的,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的一堆白骨,洞口大得人可以钻进去。“蕃薯片”则是我们那的一种特色小吃,好多人家都自己做。女孩的妈证实,女孩出门的时候,衣兜里带了一包蕃薯片,因为他们家制蕃薯片的酱有特点,所以她妈认出,这个老坟里的蕃薯片就是她女儿带的。

公安通过细心勘查,发现老坟有人躺过的痕迹。于是,大家私下就议论开了,总结起来有三种可能:

一是离家出走。小女孩因为受了父母的气,产生叛逆心理。不过难以想象一个女生会睡在那个老坟里,这不合常理,一个平时乖乖的女生怎么可能有这么大胆呢?负气离家出走,这也是目前她父母最愿意看到的结局了,大家也都这样安慰他们。实际上心里都知道这种可能性不大。

二是被歹徒强奸甚至杀害了。歹徒为了避人耳目,把女生拉到坟里去强奸。虽然在一具骷髅旁边强奸一个活人是很变态的行为,但不排除这种可能。问题在于,现场没有找到其他任何证据。比如男人的鞋印、精液等。

三是发生了灵异事件。这个女生被鬼带走了。这个当然是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的,但不少人这样猜测。原因就是,我们那原来就有这样的传说。

说是一个猎人晚上在一个山上的窝棚里蹲守打猎,水壶里的水喝完了,到半夜口渴得不行,就走出窝棚找水喝。转悠的时候,看到一间小木屋亮着灯,山上有人住也是正常的,打猎的,烧炭的,伐木的,剖蔑的等等,有各种情况。于是猎人就去敲门讨水喝。开门的是一个很老的老太太。进屋后,猎人发现这个屋子家徒四壁,连睡觉的床和做饭的灶都没有,也没有桌椅板凳和其他家具,只有四面墙,木板墙漆成了青黑色。猎人说明来意,老太太很热情,说我这里也没有水,就给你一个桃吧。说着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大桃来。那个桃很大很红,就象我们现在市面上卖的那种大桃。

在那个年代,这种桃是很少的,我们那的桃都是毛桃,小小个的,现在的这种大桃都是生化办法催出来的。猎人很感激,心想这个老太太真大方,那时候穷啊,这样的桃一般人是舍不得轻易送人的,何况是陌生人。猎人接过桃,不好意思当面就吃,那样是不礼貌的。就拿在手上,连声道谢后出来了。

出门走了没多远,刚想吃桃,隐隐约约地听见有流水的声音,心想我还是喝水吧,水比桃解渴啊,这桃这么好,我还是带回去给孩子吃吧。于时就沿着声音的方向找到了泉水,喝了个饱。那天晚上还真没白蹲守,打到了一只很肥很大的麂子,这是我们那一带常见的一种动物。猎人心想,这个老太太这么好,咱也回报她一下,就剁了一只麂子腿,准备送给老太太。等他走到昨晚的那间木屋那里时,却发现木屋不见了,只见一座很大的新坟。把猎人吓一大跳,再一回想,昨晚的那间小木屋,长方形的、一头大一头小,墙都漆成了青黑色,而且里面空空的,没有家具,这不就是一个棺材吗。想到这里,猎人把桃拿出来,赶紧扔了。猎人是我们矿里的一个职工,外地招工来的,他不知道,我们当地农村有一种习俗,就是下葬时,在死人的头部放一个苹果或桃,因为我们那苹果少见,所以主要是放桃。

这个传说在我们矿里传得很广,几乎每个人都知道,说得有鼻子有眼的,都说猎人就是我们矿的职工,但到底是谁,却没人说得清楚。很有可能只是个传说,不是真事。不过,有了这个传说,就很容易与现在女生失踪的事联系起来。

当时开案情分析会,大家都认为这是一起强奸杀人案,因此公安最后就确定了以强奸杀人为侦破方向。理由就是,那个坟里有人睡过的痕迹,有这个女生的蕃薯片,证明是这个女生在那睡过。除了被人胁迫,一个女生怎么会睡到那里面去呢?江洋大盗也不敢一个人在山上的老坟里睡觉吧。但问题是,找不到这个女生的人,也找不到她的尸体,而老坟里又没有其他人的痕迹。因此案件变得一筹莫展。也有人提出,也有可能是这个女生遇到了危及生命的紧急情况,比如遇见了老虎,不得已躲到坟里去逃生。不过这种意见没有被多数人接受,因为她砍柴的地方,离矿里的生产坑口和家属区都不远,出现猛兽的机率是小之又小的。其实,也有一些人想到了灵异的情况,只是这个不能说出口,公安局怎么敢这样说呢,这不仅是推卸破案责任,在那个年代,还是宣传封建迷信,要被上头修理的。

就这样又找了三四天,眼看一个多星期了,大家都觉得已经没有希望了,去找的人也越来越少。但家里人肯定是最着急的,所以还是每天全家都去找。有一天,他们全家找到深夜才回来,打开家门一看,都惊呆了,原来这个女生端端正正地坐在家里的凳子上。她父母先是吓一大跳,以为见鬼了,马上又转惊为喜,不管怎样,女儿总算回来了。她父母在确认面前的女儿是人不是鬼之后,立即大哭起来,把她紧紧搂在怀里。可怜天下父母心,这种心情是可以理解的。

原来,很多人家都会在家附近藏一片备用的钥匙,以防忘带钥匙或家里其他人进屋之用。这个女生回来后,找到了备用钥匙开了门。

事情到这里,结局本来是很圆满的了。然而不是。这个女生回来后,就象变了个人似的,变得有些精神失常了。刚开始见到她回来,她父母在哭过以后,安慰她以后,自然要问她这些天到哪里去了,发生了什么事,等等。她回答说是到县城的某个同学家去了。这个同学,她父母是认识的,原来在矿子弟中学上学,跟她是好朋友。后来这个同学的父亲调到县城去了,这个同学也跟着转学到县城。

听到是到同学家去了,她家里人不知有多高兴啊。这说明她没有遭受意外,没在那个老坟推里睡过,没有被强奸,也没有被鬼迷住什么的。不过,马上她父母就心里犯起嘀咕来。她带回来一个手提袋,里面用报纸包着什么东西,她说是她同学专门送她父母的“黄元米果”(当地的一种特色食品)。她妈把报纸打开,脑袋顿时嗡地一声。原来里面不是什么“黄元米果”,而是一块方方正正的大石头。

这女生的妈看见她带回来的是一块大石头后,大吃了一惊,为了不剌激她,她妈没当面说破,只是把石头悄悄扔了,然后把她爸拉到一边,两人小声商量。她爸说,会不会是在车上被小偷给掉包了。她妈说,怎么可能呢,石头可比什么米果重多了,提在手里会感觉不出来吗?两人说来说去,最后决定还是先搞清楚她到底有没有去同学家里再说。那时没有手机,家庭也没有电话,他们费了好大的劲,辗转找到她那个县城同学父亲的单位电话。通过电话找到了那个同学的父亲,问的结果是,她并没有去那个同学家。

她父母就觉得这个事情复杂了。问她,她一口咬定是到同学家去了,其他的细节一概不说。正好她爸跟我们那公安局的一个警察(那时叫侦察员)是很好的哥们。于时她爸就找到那个警察,请他喝酒。警察就帮他分析,说现在有两种可能,一种就是被坏人强奸了,你女儿不好意思说,就说到同学家去了。另一种就是她找了男朋友,同样是不好意思跟家里说,怕家里反对,然后就到她男朋友那里去了,或者到外面私奔游玩去了,借口说是到同学家去了。她爸就问啊,那那个老坟里的蕃薯片是怎么回事呢,那块大石头又是怎么回事呢?而且,那时候是非常穷的,稍微正常点的衣服都舍不得穿着去砍柴的,因为山上的小树枝或剌什么的,容易把衣服划破,都是穿着补钉摞补钉的极破烂的衣服砍柴。穿着这样的衣服去会男朋友,可能吗?对这些疑问,警察也解释不清楚,但答应帮他深入地查一查。

其实,在前面找她的时候,大家就都在周边调查过了,包括我们矿里的人,也包括附近的农村。结果是问遍了,也没人在那几天见过她。但这个警察既然是她爸的好朋友,受她爸的委托,自然是不死心。于是他又专门问了我们那的长途汽车站。我们矿离县城有70多里地,要去县城按道理是要坐长途车的。所谓长途汽车站,其实很小,每天只有一班开往县城的车,而且坐不满,经常只有几个人到十几个人。车站由一家人管,从站长到售票员都是这家人担任。因此打听起来并不难。除此之外,就是矿里的货车,驾驶室是可以坐人的,很多人去县城或更远的地方,都是坐矿里的便车。那时货车司机牛逼啊,大伙都得求着他们。不认识或不给他点好处,他是不让你坐的。当然,警察把矿里的司机也全部问遍了。结果可想而知,就是所有的车都没有搭载过这个女生。

就这样问来问去,查来查去,始终查不出半点新的线索。因为人已经安全回来了,而且自述也没遇到什么侵害,所以官方也就不查了。只有她爸的这个警察哥们,还在帮他家查。后来,她爸妈和警察一起商量,觉得外围是查不下去了,要搞清楚,还只能问她本人。可是,她爸妈不管怎么哄她,她就是不说具体过程,只说一句话,就是她到同学家去了。后来,他们决定吓唬一下她。就把她带到了公安局,那个警察就问她,她还是只说一句话,就是她到同学家去了。反复了几次之后,那个警察心想我吓唬她一下如何,就把桌子猛地一拍,扬言要拿铐子铐她。

令大家意想不到的是,这个女生被这么一吓,就倒在了地上,口吐白沫,又哭又笑地在地上打滚。然后就说了很多话,说是一个老头带着她,进了那个矿里最深的窿洞,然后沿着那个洞,一直走到了县城。她描述了许多洞里的细节,据一些十多年前在里面上班的老矿工说,跟真实的情况一模一样。。一个人如果没进去过,是不可能描述得这么真实具体的。从这次以后,这个女生就疯了,医学上好象叫间歇式的癫痫症,隔三岔五的就闹这么一回,而且每次讲的都差不多。只要她清醒了,就痴痴呆呆地,极少说话,一发病,就说个不停,而且总是这一件事。

她父母就带她去治病,跑了很多大医院,一点效果也没有。有医生解释说,这是受到强烈剌激后的精神失常。

具体说,就是她在那个老坟的洞里被人强奸了,她不好意思说,就把老坟的这个洞移到了更著名更恐怖的那个窿洞了,是一种心理学上的“移情”作用。后来,她家又悄悄请了神婆画符招魂等,能够想到的办法都用尽了,不但一点用都没有,而且还越来越严重了。到后来,几乎隔一两天就发病一次,人算是彻底废了。

这样折腾了一年多,终于有一天她又失踪了。家里人当然照样去找,但因为已经是个废人,成了家里的累赘,她父母也就不那么伤心了。因为有这样一个女儿,邻居们老是对她们家指指点点、议论纷纷的,弄得她父母抬不起头来,本来父母对她就有些歧视,现在更是由爱转恨了。这样找来找去找不着,也就算了。过了大概有一个多月,一天,几个挑柴的农村老俵,一百多斤的柴担在毒日头下,上山下坡的,实在热得受不了,路过那个窿洞,就到窿口歇脚,享受洞里吹出的白茫茫、阴森森的冷气。这时,他们闻到冷气的气味不对,似乎夹杂着一股尸臭。

这几个挑柴人也知道矿里有个疯女生一个月前失踪了,于是急忙报告了我们矿里。矿里保卫科连同当地公安局,十几个人打着火把带着枪进了洞,在离洞口一公里多的地方,发现了女生高度腐烂的尸体。由于尸体已高度腐烂,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,已经查不出具体的死亡原因了。

又一年多以后,赶上严打,抓住了一个强奸惯犯。这个强奸犯据说把这事揽在了自己身上,算是给了当地公安一个台阶,了结了此事。但到底是不是这个强奸犯干的,这个女生在第一次失踪的那些天里,到底发生了什么,只有天知道了。

这个故事就到此为止,下面讲另一个。

周易取名 - 麦田的世界 - 骗局网

从文网:www.congwe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