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 女教师身上的死亡信息   这是楼主的亲身经历。LZ上世纪80年代大学毕业,专业不好,又正赶上学*潮,因此LZ的同学,大多数分到了工厂。那个年代大学生不像现在这么多,国家还是包分配的。LZ这个专业,工厂的条件那是相当恶劣的。大伙当然都不想去工厂,想当年同学之间为了分配,经常明争暗斗,呵呵。话说回来,现在回过头来看,当年分到工厂的同学,后来都当了老总,都发财了。LZ当年没有分在工厂,而是分在了一所中专当老师,LZ要说的这段经历或者说故事,就是我当老师时发生的。   话说LZ一夜之间,从一个屌丝大学生变成了一个光荣的人民教师。怀揣派遣证(貌似是叫这个名字吧),LZ来到了江西省的N市。这个城市LZ以前只去过一次,并不熟悉,好在有一个同学是N市的,他带我一起来到公交车站,坐上了开往某中专学校的公交车,开始了LZ新的人生旅途。公交车很快出了城,跑了二三十里,又过了一座县城,然后开始上山,看着两边的山越来越高,离N市越来越远,LZ气得心里大骂,泥马坑爹啊,这还是公交车吗。

终于,车开到了山的最高处,那里有一个小村子,十几户人家的样子。但车并没有停,而是又开始下山,又跑了两三公里,车停了,在这大山坳里,有三栋楼房,其中一栋是教室,一栋是学生宿舍,另一栋是教工宿舍。这就是LZ的工作单位了,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宣传资料上说是在N市,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也算N市吗。LZ心里那个失望啊,不过木办法,既然都这样了,那还是先安顿下来再说吧。

下了车,扛上行李去校办公室报到。校办主任和校长都还热情。LZ的母校,在行业里算是牛逼的了。因此在这个地方,也有不少校友,其中一个校长也是校友。校长把情况介绍了一下,又介绍了几个校友跟我认识。LZ才知道,这学校原来确实在N市,后来搞什么三线转移,就迁到这大山坳里了。据说是林副统帅搞的,不管是不是,反正林副统帅已经被打倒了,坏事也就都由他来扛了。学校分为中专和技校两个部分,一共四百学生左右。中专生比较老实,都是社会上考进来的,多数是农村孩子。技校生很操蛋,都是行业内各单位的干部子女,平时就很操蛋考不上大学的那种。大概要拜LZ母校还算牛逼,以及跟校长是校友的原故,LZ分在了中专部,教他们专业课,也算是委以重任了。

过了几天,LZ就对这里的情况熟悉了。我勒了个的,这真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,连电视都收不到,屏上只有一大片雪花。住的房间推开窗子,伸出手就能扯到山上的树枝。

据说有碗口粗的眼镜蛇跑到女生宿舍的事。每天下午六点,结了婚的有家室的教工,都坐班车到城里去了,留下我们几个单身青年教工,除了打牌下棋,没有别的娱乐。晚上一片荒凉,离最近的小村子都有三四里地。学校门口一条低等级沙石公路,也不知通往哪里的,有车跑,但不多。学校跟小村子的农民关系还不好,原因是学生老偷他们的水果地瓜什么的。环境基本上就是这样。现在要说正事了,就是LZ在这里的几个月里,这个才400学生的小学校,就死了两个学生。

其实,主要的还不是短时间死了两个学生,而是这两个学生的死都很离奇。而且,隐隐约约地都跟一个女教师有关系,尤其是第二个学生。

这里先说第一个学生。这个学生是技校生,父亲是行业内某大厂的中层干部,属于家境比较好而人又比较操蛋的那种。 这个学生在LZ到学校前半个月就死了,死亡的原因是偷东西。整个过程LZ是听学校其他教工说的。

前面说了,学校只有一栋教室,这教室只有两层楼,呈“丁”字形。有一端顶头的一间,是一个较大的会议室。那天,会议室里准备搞一个什么活动,学校买了很多苹果香蕉之类的水果,晚上就存放在会议室,准备第二天搞活动时用于招待。那个学生晚上就去偷水果,结果出人意料地死了。

这个学生出事的经过是这样的。二楼会议室有一扇窗子缺了玻璃,人是可以爬进去的,我们这种学校本来就比较破,也没人管,再说会议室也没什么值钱东西,当时又是夏天,人也不怕冷风吹进来。

而会议室正下方,也就是一楼和二楼之间,有一块凸起的很大的水泥平台。这个学生先是用梯子爬上水平台,这里离二楼会议室的窗子只有四米左右了。他就用一根粗绳子将自己吊着,爬到空窗子的位置。通过空窗子进入会议室。然后将两纸箱水果用绳子吊着放到平台上,准备从平台上再用绳子吊放到地上的。然后他就往回撤,用绳子的一端固定在窗架上,另一端吊着自己,慢慢往下挪向水泥平台。就在这时,绳子突然断了。

本来窗子离平台只有四米左右,就是绳子断了,人双脚朝下掉到平台上,应该也没大事,顶多受点外伤,崴个脚什么的。可是,非常诡异的是,他掉到了平台的外边缘上。这样被水泥平台一磕,他站立不稳,头脚颠倒,头朝下摔向地面。而地面本来是土,还有好多青草,就算头朝下摔下来,人也死不了。这时又很诡异地,那么多有土有草的地方他不摔,他的头偏偏摔在了一块尖锐的大石头上。尖锐的大石头撞碎了他的颅骨,脑浆和血流了一地。第二天他才被人发现,人早已冰凉了。

这个学生的死,虽然说不上灵异,但确实也有很多巧合。

首先,是他家里这么有钱,竟然会去偷水果,简直不知道是什么心态;

第二,是那么粗的绳子竟然就断了;

第三,是那么宽的平台,他竟然摔到了外边缘上,并且还摔成了头朝下,按道理说,直直地自由落体,是不应该摔到外边缘上的;

第四,是那么多泥土和草地不摔,偏偏头砸在了一块石头上,而且还是尖石头,同样的道理,直直地自由落体按道理也摔不到这块石头上的,这个倒可以解释成被水泥平台一磕,人被弹了出去。就这样,一个本来很简单的偷窃事件,竟然闹出了人命。他父母自然不干了,跑到学校来闹。后来校长和班主任吃了处分,大概又赔了些钱,事情才平息下去。

但这个事过了不久,大概两个月不到,又死了一个学生,这次则更离奇了。

第二个学生的死,LZ是亲身经历的,而且可以说,一定程度参与了。那时候LZ刚到学校工作时间不长,有一天晚上,有朦胧的月光,十点刚过,LZ的同屋(那时刚分配去的青年教工两人一间屋)便慌慌张张地跑进来,跟LZ说,刚才他在外面散步,看见树上吊着一个穿白衣服的人影,一动不动的。

LZ当时就笑了,说,切~,别吓唬哥。他一脸正经地说,是真的啊,绝对真的啊。LZ听他这么说,也觉得是真的,那事态就有点严重了。便也严肃地反问他,你看清楚没有,真是一个人吗?他说是不是人不知道,但月光下他看得很清楚,绝对是一个人的轮廓。因为不到两个月前刚死了一个学生,而且那学生就是穿的白衣服,所以他怀疑是不是闹鬼了。其实LZ也怀疑。因此我就问他,在什么地方看到的。他把LZ拉出房间,指着校园内的一条路说,就在那边那棵树上。这时LZ突然想到,泥马会不会有人上吊。便跟他说,赶紧喊几个人一起去看看,万一是有学生上吊呢。

于是招呼了几个青年教工,大伙呼啦啦下楼,直奔了过去。到那一看,果然是一个人上吊,已经吊在上面一点都不动弹了。LZ刚去不久,不认得,但起码不是我教的学生。这时有一个老师认出来了,说这不是XXX吗,还说了哪个班的。老师这么一闹腾,学生也都出来了,一下子树下围满了人。这时他的同学就去把他解了下来。有人给城里的校医和校长打电话,有人做人工呼吸,有人围观议论,乱成一团。半个多小时后,地片儿的警察来了,又过了一会,校长和校医也来了。大伙忙着抢救、调查、询问,一直折腾到下半夜两三点,最后宣布,人死了。

人是死了,结论当然是自杀,但为什么自杀,这个是要查清楚的。这个不像上一个学生,上一个是偷东西摔死的,死因明显。这一个就要查了,而查的结果,就出现了很诡异很离奇的事情。这个吊死的学生,我们就叫他小C吧。在小C的上衣口袋里,发现了两份东西。一份是遗书,简单说明了他自杀的原因。除了家庭经济困难,压力大之外,最重要也最不可思议的一个原因,是他爱上了女教师M。而他的另一份东西,就是写给M的一封情书,写了满满的几页纸,用语很肉麻。因为牵涉到老师,这个问题就比较严重了。于是学校、上级主管部门、当地警方、可能还有当地的乡郑福,几方组成了一个联合调查组,开始调查。但这个事越调查,越觉得不可思议。

这里先简介一下小C和M老师的情况。小C是我们中专部的学生,农村孩子,家里条件不怎么好,但也不是特别贫困的那种。他死的时候刚满18岁,生得高大帅气,平时脾气性格也很好,自杀前也没见有情绪异常。M老师年纪大约二十七八岁,已婚,在我们学校工作了很长时间了,学历好象不高,一直教技校生一门不重要的课,从来没教过中专班,自然也没教过小C。她为人低调老实,也不活跃,平时就像不存在似的,她的课少,平时上完课也不跟学生接触,到点就坐班车回城里的家了。更主要的一点是,她是我们学校女教师中长相比较恐龙的一个。

当知道从这个上吊学生的身上,搜出了这么两份东西,全校没有不震惊的。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。大家一夜之间对M老师有了另一种看法。都希望尽快解开这个谜。

调查组一开始认定,这是一起教师道德败坏勾引学生,最后导致学生自杀的严重事件。那个年代,师生恋不像现在这么普遍,也不容易得到宽容。而且,M老师是一个长得比较恐龙的已婚少妇,年龄比学生大了差不多十岁,而学生小C是个浓眉大眼、高大帅气的小伙。从常理上推断,肯定是M老师勾引小C啊。但调查来调查去,就是查不出M老师勾引小C的任何证据。M老师没有教过小C,甚至也不认识小C,两人几乎没有任何接触,能证实的唯一的一次接触,是在小C上吊前一周左右,那天晚上M老师和另一个老师值班,晚上没有回城里。

傍晚时分,两个值班老师吃完晚饭,在学校门前那条简易沙石公路上散步。走到一个拐弯处,学生小C一个人站在路边,背对着公路,似乎若有所思。见(或者说只是感觉到)两位老师走过来,他突然转过身来,对两个老师有礼貌地说了一句“老师好”,而且他应该主要是对另一个老师说的,因为M老师没教过他,另一个老师教过。两位老师也只是礼节性地答应着,并要他注意安全,不要一个人瞎走,大夏天的蛇多,等等。

虽然只证实了这么一次简单的接触,但调查组还是从中发现了蛛丝马迹。他们的推断是这样的:当时小C一直是背对马路的,而两个老师在马路上散步,走近小C时并没有说话。小C突然转过身来叫老师好,动作很自然,很连贯,并不是转过身来,定睛一看,看清了是老师才叫老师好的。因为当时天已经基本黑了,人都不太看得清楚,如果是转过声来定睛一看,那是肯定要先有一个停顿的。调查组分别问了M老师和另一位老师,她们描述是完全一样的。根据她们的描述,可以断定,当时小C根据她们走路的脚步声,在没转过身之前,就已经断定她们是老师了。你可以试验一下,让几个人从你背后走过,你能根据脚步声判断他们是谁吗?显然,只有极其熟悉或者走路极有特点的人,你才能判断出来。老师不像同学朝夕相处,非班主任的老师上完课就走人,学生哪那么容易根据脚步声判断他是老师。这说明,虽然另一位老师是小C的任课老师,小C也不可能通过脚步声判断出她来。而M老师连他们的课都没上过,如果只是正常关系,就更不可能判断出来了。这只能说明,M老师与小C有极不寻常的特殊关系,说得直白一点,就是有奸情,因此小C才能根据脚步声知道是她来了。

当然,这只是调查组的一个推测,光靠这个肯定是不行的,必须要找到他们在一起的铁证才行。可是,问了好多人,教工学生都问遍了,也没人见过他们在一起。学校很小,校园也很小,相互就是不认识,见到了也会面熟,也知道是学校的人。这点跟大学是不一样的。因为M老师每天下了班就坐班车回城里的家,那么他们有没有可能不在学校幽会,而在城里呢。学校附近有一个公交车站,但公交车要一个半小时一趟,而且路上要走一个多小时才到N市。这样一个来回就要5个小时以上。基本上,进一趟城要一天时间。等到教工下午6点下班,基本上已经没有公交车了,要想去市里都不可能。小C的同学也都反映,小C一直待在学校,极少去市里。M老师的老公和邻居也说,M老师下班就回到城里的家中,极少出门,更不用说晚上出门了。又有人说,M老师是不是跟小C以前就认识。但调查发现,他们的籍贯不是一个地方的,M老师在学校已经工作五六年了。调查持续了半个多月,没有查出任何证据出来,最后不得不得出结论,M老师并无过错,是小C暗恋M老师,学习紧张以及家庭经济不好,各种因素导致精神障碍而自杀。

如果不是M老师勾引小C,那小C为什么会暗恋M老师呢。M老师比他大了差不多十岁,早已结婚生子,而且,更主要的是,长得并不好看,也跟他没有接触。M老师也不活跃,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才华和吸引人的地方。从来没见她在业务上有什么强悍的地方,而是比较边缘化的,学历不高,教的也是次要的课。学校搞个活动,联欢会什么的,也从没见她上台唱个歌跳个舞演个节目发个言什么的。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为什么小C会如此暗恋她甚至自杀呢。而且,都暗恋到这种程度了,小C也没有对M老师有什么表示啊。这是令所有人都大惑不解的。虽然有遗书和情书为证,大家还是猜测,小C的自杀会不会另有原因。

大家都知道,一个人打算自杀,情绪一般来说是会反常的。但这个事有一个奇怪的地方,就是调查的结果,是小C的情绪并没有明显的反常。他们班他们寝室的同学,都可以证明这一点。小C本来性格就是比较开朗活泼的,一直到死的前一天,也没发现他有什么特别的异常,他仍在正常上课。他的同桌还证实,他还是认真做笔记,甚至主动问了老师一个问题。一直查到他临死的那天晚上。我们学校晚十点学生宿舍熄灯。小C上吊的时间大概在十点一刻前后。在十点左右,是有不少人看见他的。当时他一个人在那棵树下徘徊。显然,他对死还是有点犹豫不决的,又或者他只是在等待熄灯的时机。调查组问了好几个最后看见他的学生,有一个跟他比较熟,当时还跟他打了招呼。这个学生是在熄灯后路过那里,看见他坐在树下的石头上。打招呼时,小C对着他惨淡地笑了一下,笑得很不自然。这些最后看见他的人,虽然见证了他最后的犹豫和凄然,但对解释他为什么自杀,并没有提供什么有价值的线索。这时,最后一个目击者出现了,他提供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不可思议的情况。

这最后一个看见小C的人,是学校的一名新生。他是在晚上十点过后从那里路过,那时候灯已经熄了。与其他目击者不同的是,他看见的不是小C一个人,而是两个人。他们两个人都坐在树下的石头上。因为新生跟他们不熟,没跟他们说话。这是一个重大的情况。按时间来看,这是小C生前的最后一个目击者了,在这个新生路过不久,小C就上吊了。那么跟小C坐在一起的那个人,无疑有重大问题。这个人一定要找出来。新生说两个人都穿着白衣服,按他对外貌的描述,不由得让人心里发渗。因为根据他的描述,这另外一个人,与一个多月前摔死的那个学生很像。据说后来调查组把许多学生照片混在一起,这个新生一眼就指认出,就是小C和那个摔死的学生。

因为涉及真实的人和事,所以一些名字作了下处理,呵呵。这所学校现在还在,已升格为大学,按鬼话的人气,没准就有他们的学生在这里。当然,他们知道二三十年前的事的可能性很小了。

可是,事情的诡异之处就在于,在调查组的严肃追问下,这个学生的说法又出现了反复。他开始是说,两个人坐在树下的石头上,另一人按他的描述很像早先摔死的学生。对这一说法,调查组自然是很难采信的。后来追问他,他又说是两个穿白衣服的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,在树下说话,正好那个跟小C熟悉,路过时跟他打招呼的学生,也是穿的白衣服,因为那时是很热的夏天,白衬衫是大伙最常见的装束。因此,调查组认为,这个新生看到的,正好是前一个目击者在跟小C打招呼。学校自然严厉地批评了这个新生,叫他面对调查,不能说谎,否则要负伪证责任的。这个新生是技校生,是本系统内一个官的孩子,平时比较调皮操蛋,因此调查组认为他是故意捣蛋,编瞎话吓人的。但这个新生却私下跟他同学说,他确实是看见两个人坐下树下的石头上,而且那个人确实长得像原先死掉的那个学生。只是因为调查组不相信,老追问他,他怕惹麻烦,就改口了。

调查了半个多月,也没查出什么来。最后只得以压力大、单相思等导致精神异常而自杀,来了结此事。虽然结论做得有些牵强,但有遗书为证,小C的父母也说不出什么来。再说他父母都是农民,不太懂,比较好糊弄。当然,学校也以慰问金或抚恤金的名义,出了一笔钱。只是那个新生最后所看见的事情,在学校迅速传开了。其实,自从第一个学生死后,就有各种传说。学校也追查过这些谣言,还查到了一个造谣的学生,处分了他。要说起来,我们那个学校地方那么偏僻,又很离奇地连续死了两个学生,自然笼罩在一片恐怖之中,特别是一到晚上更是如此。大家神经都很过敏,稍有点异常,就容易发挥想像力。再加上远离灯红酒绿的城市,生活极端枯燥无聊,大伙都憋得慌,总想找点刺激。于是,学生也好,老师也好,一些真真假假的鬼故事,就在学校流传开了。

这些传说把学校闹得人心慌慌,因此领导明令禁止传播谣言。老师们不得不一本正经地去教育学生,其实这些老师大学毕业没几年,都是小年轻,在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也无聊得很,都很想找找刺激。所以表面上装模作样地教育学生,实际心理跟学生一样,也在传播这些东西,甚至最恐怖的传说,正是老师传出来的。这些鬼故事都有很多的版本,其中,按出现的时间顺序,主要有四个故事,一个比一个恐怖。

第一个故事,是在第一个学生死后就出现了。可以叫它“会议室的笑声”。就是在那个学生摔死后不久,就有学生在半夜听到,会议室里灯火通明,好象好多人在里面开联次会,欢歌笑语的。这个故事持续了一段时间,学校后来追查,查出最早是从某个学生那里传出来的。据说那个学生亲口承认,是他编造的谣言。最后学校给了他一个处分了事。

第二个故事,可以叫它“石头上的两个白衣人”。就是上面讲过的,那个最后看到小C的新生,是看见他跟第一个死亡的学生同时坐在树下的石头上。虽然在调查组的严肃追问下他改口了,但他私下却对同学说,他看到的是真的。因此,好多人都认为,小C之所以无缘无故上吊,是第一个死的学生来勾魂了。这个故事虽然调查组进行了辟谣,那个新生甚至还在大会上现身说法,出来否定了他看见了灵异现象。但还是流传了好一段时间。

第三个故事,可以叫它“教室里多了一个人”。小C身材高大,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。在他死后,最后一排没人敢坐了,全空了出来。上课时,坐在前排的学生反映,总感觉最后一排有人,眼角的余光总能看到一个人影在晃动,隐隐地有咳嗽的声音,翻书、写字的声音,或者移动凳子的声音。有熟悉小C生前行为习惯的学生说,这些声音很像小C发出的。等大伙回头去看,又什么都没有。后来,终于出现了更恐怖的事。有一天上早课,两个男生最早来到教室,推开教室门一看,只见小C吊在教室的正中央,是一具笔直的僵尸。两个学生大叫一声,冲出教室,边跑边喊“有鬼啊”。大伙听见喊声,都从教室出来,楼道里一下子全是人。听了两个学生的叙述,大伙半信半疑,于是老师学生一齐涌了进去,结果什么也没有。老师严肃批评了两个学生,但学校考虑到学生心理已经十分脆弱,没有给他们处分,怕万一再闹出人命,学校就彻底完蛋了。从此以后,那间教室就封起来了,而且取消了晚上十点关灯的制度。

如果说前面这些故事,都是学生一惊一乍,或者恶作剧,或者神经过于紧张出现幻视的结果,那么,下面这件最恐怖的事,却是老师看见的,因此可信度也更高一些。这第四个也是最恐怖的故事,可以叫它“M老师有两张脸”。

小C死后一个多月,有一天晚上,又是M老师和另一个女老师值班。两个老师去食堂吃晚饭。M老师吃完先回了宿舍,另一个老师吃完回来,从宿舍的玻璃窗往里看,看见一张非常漂亮的脸,漂亮的程度,按她的说法,可以秒杀所有的女明星,当然,当时没有秒杀这个词,具体怎么说的忘了,反正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吧。她当时以为是M老师的闺蜜,没并在意。等到推开宿舍门进去,却发现里面只有M老师一人。她立即意识到,刚才看到的,除了脸不一样,衣服、身高和胖瘦,都跟M老师一模一样。毫无疑问,刚才她看见的就是M老师。她顿时吓得全身发冷,胡乱编了个理由,跟M老师说她晚上不回来了,就退出了宿舍。然后她来到我们男教工的房间,跟我们打了一晚上的麻将。打麻将的时候,她就把这事说了,然后跟我们说,小C看到的M老师,可能跟我们看到的不同。听到她的话,我们都惊呆了。

第二天一早,我们见到M老师,大伙都不太自然,眼神有些惊恐又些有尴尬。关于M老师有两张脸的说法,在老师中悄悄地传开了。大伙以后见着M老师,都有意无意地盯着她的脸看。而且从此以后,没人敢跟她单独在一起,都借故避开。这事很快校长就知道了,特意找了那个老师去问,说你是不是看错了。她一口咬定说绝没有看错。校长也没跟她争执,只是说这事就到此为止,我们老师知道就行了,千万别传到学生那去,谁传出去谁负责。在校长的威胁下,我们还真不太敢跟学生说。因为学生那时候都神经高度紧张,很多学生晚上不敢睡觉,在宿舍发神经似的大喊大叫,全校老师如临大敌,生怕学生再出事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只好把这件事压下来了。只是从此以后,大伙看M老师,都以一种异样的眼光。M老师可能也意识到了,她好象是要刻意改变大伙对她的印象,也一改以前不怎么参加集体活动的习惯,经常积极参加各种活动,哪人多往哪凑,还主动跟别人说话。而且再没第二个人看见M老师那张“漂亮的脸”。这种全校高度紧张的状况持续了三四个月,再没出什么大事,诡异的气氛才慢慢地缓过劲来。

学校管治安保卫的老师,也是一个单身汉,跟LZ的关系不错。 我们一开始是棋友,后来发展到酒友。很多内幕其实都是他告诉我的,包括调查组的那些事。那段时间,他压力很大,学校到处都是闹鬼的传闻,学生情绪极度不稳定。LZ那时候是比较讲科学的,就跟他说,这些闹鬼的事都是瞎掰,产生的原因有两个,一个是这里生活太无聊,大伙闲得蛋疼,不找点刺激,编点故事,怎么活啊;另一个是,连续死了两个学生,大伙神经高度紧张,太过敏感,本来是正常的事,大伙一渲染,就传成闹鬼了。那哥们还想请LZ在全校大会上发个言,把这套“科学理论”讲一下,安抚下学生。不过被LZ拒绝了。LZ一专业课老师,关我鸟事啊。虽然LZ不相信那些诡异传说,但要说一点异常都没有也不对。起码LZ感觉,自从那棵梧桐树吊死小C以后,上面的乌鸦就特别多。也许乌鸦真的是能嗅出死人的气息吧。也可能以前乌鸦就很多,只是以前没注意,死人以后才注意,一种心理作用吧。

这里要再说下M老师。M老师当然不是妖精狐狸精之类的,说M老师有两张脸更是扯蛋。但要说M老师是一个完全低调老实的人,好象也不对。这两个学生的死,跟她有没有关系姑且不说。最起码,据管保卫的那哥们说,她跟那个摔死的学生是很近的老乡。这种中专跟大学不同,学生都来自同一个省,因此只有同一个市的才能叫老乡了,而很近的老乡那就得是同一个县了。而M老师跟那个学生,不仅是同县而且是同一个镇的。但二者的关系,也仅限于此。M老师与两个学生的死,应该是没有任何直接关系的。

在这些事过去好几个月,学校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之后,M老师却出现了一次怪异的行动,令我们惊惑不解。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。有一天我们几个单身汉教工正在宿舍闲扯蛋,M老师突然来了,说要带你们爬山去。学校周围全是山,我们没事也到山上走走,但不敢走太远。M老师比我们工作时间长多了,对周边自然也比我们熟悉。听说要带我们爬山,我们都很兴奋。

我们一行五六个人吧,在M老师的带领下,兴高采烈地往山上走去。当时已经是深秋了,山上景色很不错,漫山遍野是金黄的树叶。走啊走的,已经走出约有七八里路了,比我们平时走的要远得多。后来我们走到一个山洼处,四周的山都很高。M老师带我们来到山洼的一个杂草丛生的地方,那里有三座高大的坟墓。虽然树和草很多,但三座坟保存完好,墓碑清晰。三座坟的墓主不同姓,从墓碑上的介绍来看,应该是旧社会某个帮派的三个长老式人物。显然,这里山高林密,这三座墓躲过了文革浩劫。我们都很惊疑,不知M老师带我们来要干什么。这时,M老师说话了。她说这三座坟是她无意中发现的,埋的都是旧社会一个什么大帮派辈份极高的长老。墓里面一定有很多值钱的东西,她提议我们把墓挖开,把里面的古董取走分了。我靠,盗墓?一向老实本分的M老师,竟然提出了这样的建议。我们都大吃一惊,心想,难道她真是一个诡异的人吗?

大伙不是SB,谁也不会同意M老师的提议,都一个劲地摇头说“这可不行”、“不能挖啊”,M老师用怪异的眼神看了大伙一眼,也拿大伙没办法。最后大伙又沿原路返回了学校。回来后,一个跟LZ关系好的老师悄悄跟我说,学校还要死一个人。LZ问为什么。他说那三座坟里的人,在我们学校找鬼替身呢,八字跟他们相同的人要倒霉了。LZ又问M老师是怎么回事。他说M老师跟这坟里的人的关系很蹊跷,很可能被鬼上身了。LZ那时候还是比较唯物的,不过听了他的话心里还是直打鼓。学校不大,人也少,死了两个学生了,如果有下一个,没准就轮到老师了。这破学校才几十个老师,我靠,轮到自己的概率很高啊。毕竟是要命的事,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这样一想心里不免有些紧张。从此也不敢跟M老师接触了,别她身上真有什么死亡信息呢。LZ还发现,M老师有一个爱好,就是喜欢一个人散步,而且经常往山上散步。至于她去了山上什么地方,是不是去了那三座坟那里,跟坟里的人究竟有什么关系,就一概不知了。LZ当时已打定主意,尽量不跟她说话,当然更不会主动问她事了。

话说M老师带大伙看了那三座坟,另一个老师又跟LZ说还要死一个人,自从那以后,LZ心里就有点纠结,泥马刚参加工作就这么不吉利。加上这个学校实在太偏僻,电视都收不了的地方,能叫城市吗?

LZ于是打定主意要调走。就开始四下活动,结果还真抓住了一个机会,不但调离了这个鸟不拉屎的恐怖学校,还离开了N市。那时通讯不便,离开后也没跟原来的同事打过电话。过了差不多一年,出差去N市,抽空去了学校,故地重游。以前的同事见面,旧事重提,他们说M老师也调走了,后来没了消息。这也难怪,M老师已经成了另类,大伙都对她敬而远之,空前孤立,她怎么待得住。LZ还记得那个老师说要死第三个人,就问学校后来怎么样,有没有再发生死人的事。他们说没有了,后来一直比较正常,还开玩笑说,是不是因为M老师走了,才救了第三个人的命。一个老师说,尼马那回骑摩托差点被汽车撞死。大伙听了哈哈大笑,说原来M老师救的是你啊。这时又一个老师很深沉地插话说,也不能说没有死第三个人,只是这个人不是我们学校的。LZ问他是怎么回事。他说他有个中学同学,在市里钢厂工作,某天来学校看他,还在一起吃了饭打了牌。这人回去第二天上班就出了事故,死状极惨,全身都烧成焦炭了。LZ觉得吧,这事要看怎么说了,要说跟那三座坟或M老师有关系,似乎比较牵强,但也不由得让人产生联想。

这个事到这里就已经结束了。有的童鞋可能会觉得不过瘾,认为结尾不应该这样平谈,而应该更曲折更恐怖一些。比如把要死第三个人的传说渲染开来,让恐怖感弥漫整个学校,然后设置很多悬念,让大伙猜测这个第三人会是谁。不过LZ要说,这是小说的写法,而LZ的是经历,不是小说。虽然也有一些细节上的虚构,但事实框架不会去虚构。因此,虽然结尾不够扣人心弦,也不能说真相大白,但我们还是尊重事实吧。

这个故事就到此为止,下面讲另一个。

周易取名 - 麦田的世界 - 骗局网

从文网:www.congwen.com